顶点小说 > 我要上天 > 19.第19章,体修的虚影

19.第19章,体修的虚影


        再等柱子爹背着一大条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腿上门时,那种猜测就已经不是猜测而是事实了。

        很明显这就是他们受伤的原因,也是他们的战利品!

        “这是你们家的份,他们之前走得太急没顾上,我就给送了来。”

        柱子爹解释说。

        毛小羽在心中默默点头,虽然他们家没有任何人参与到先前的战斗中去,但那些药丸出自阿爷之手,此刻阿爷更是在医治受伤的村民,对于抵抗兽潮,并非全无贡献,因此按照水泽村的规矩,他们家是有资格分到的。

        说话间屋里的人已经主动给柱子爹让出条路来,他一路走到灶边,将妖兽腿妥妥在灶旁的石墩上放好,咧嘴一笑:“我就不打扰你们了,先回去了。”

        “慢走、多谢。”

        阿爷一时顾不得这个,全副心神仍放在那三个村民的伤上。

        伤口倒是不难处置,虽沾上了一些腐蚀性的涎水,但并没有毒性存在,只要剔肉刮骨,小心清理干净,之后再敷上草药,包扎一下就可以了。

        这些事,以前没有郎中的时候,他们自己就能做。

        不过专业的终究不一样,不说处理伤口的手法很稳定细致,用的药也不同。

        这一点那三个伤患感受最深了,几乎只刚敷上药的刹那,他们就能感到一丝丝的凉意,疼痛立时解了大半,稍过了一会儿,又会觉得有些酥麻痛痒,仿佛肌骨已经开始生长。

        “好了。”

        很快处理完所有的伤处,阿爷展颜轻轻一笑:“卧床静养上一两日,就能恢复如常了。”

        “多谢凌郎中!”

        大家七嘴八舌地道谢。

        又稍稍逗留了片刻,却始终不见阿爷再嘱咐别的。

        防水防压之类的普通注意事项也就算了,久经兽潮,他们自己就明白这些,可他甚至没说一句什么时候来换药。

        难道是其实并不需要换药了?

        想到了这个可能,村长心中猛地一突,他小心翼翼地问:“凌郎中刚才说的恢复如常,是指完全好了,而不仅仅是能够行动?”

        “是这样没错。”

        阿爷温和地点了点头。

        “哎……”

        村长激动地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由衷地憋出了一句:“凌郎中这已经不是不是妙手回春了,简直就是仙家手段!”

        当然,这略略有点夸张,真正的仙家手段他虽没亲眼见过,也总是听说过的,那基本只是一指一点的事,而后筋骨肌肉立刻就会迅生长,只在几息内就能完好如初。

        但对他们来说,那种太过遥远,如今阿爷的这种就已经让他们意出望外了,相比先前一受伤几乎整个兽潮期就算是个废人了的情况,这几乎保证了他们整个兽潮期并不会有太大的战力削减,完全更改了先前那种战况越来越残酷,可用人手却越来越少,从而导致受伤的人更多,可用人手更少,战况更加残酷这样一个恶性循环,到最后人手实在不足,就只能让一些勉强能动的村民带伤作战,进而造成更加彻底的折损——死亡!

        能够上战场的村民大多敏捷矫健,每每能在关键时候以伤换命,让自己从妖兽口又或爪中抢出一线生机,因此一般情况下,兽潮的最开始都不会有多少人死去,直到他们带伤上阵,不能再保持旧有的敏捷,死亡率才会开始攀升。

        而如今,几乎可以预见,他们水泽村在这次的兽潮当中基本不会再出现有人带伤上阵的情况,这是否就意味着,几乎不会再有人死亡?

        一瞬间村长就已经想到了这里,再看阿爷的表情,用感激涕零来形容也不为过。

        而这个时候,其它村民还只沉浸在震惊当中,那三个伤患也才刚刚豁然开朗,先前他们所感到的肌骨仿佛正在生长……并不是错觉!

        “当当当当……”

        正在这时,一阵紧密的锣声,穿透了长远的距离,从村口传来。

        村长脸色顿时一变:“不是退了吗,怎么又来了!”

        其它村民也都齐齐色变,其中一个牢骚道:“这次的兽潮真够邪门,第一天就伤到了我们三个人不说,难道还准备开夜战不成!”

        牢骚归牢骚,他们手下的动作却没有片刻停歇,两个架一个的,已经把那三个受伤的人架好。

        村长肃然拱手道:“凌郎中见谅,我们这就得过去了。”

        “战事要紧!”

        阿爷轻轻颔。

        领着大家匆匆走到了门口,村长又想起来回头说:“大恩不言谢,凌郎中对于我水泽村的帮助,不但我陈石记下了,整个水泽村的人都不会忘!”

        这之后,他再没停留片刻,甚至没来得及等待阿爷的回答,一阵风一样的不见了踪影。

        这个一阵风并不是虚指,而是村长,包括那几个村民在内,快捷迅猛地真就像一片风一样,转瞬就消失在了他们的视线当中。

        毛小羽一时间瞠目结舌,这度,难道不是早就过了正常人的极限了?!

        “他们似乎……还走了体修的路子?”

        阿爷有些不确定地自言自语道。

        这是说,村长他们会成长到这个地步,不单单是妖兽肉的功劳,还有锻体的因素在其中吗?

        毛小羽立时精神一振,说起气修体修,她还是知道那么一点的。

        差不多的小说里好像都是这么说的,气修以炼气入门,体修以锻体入门,前者大概要算法向,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后者应该算物理向,大多只能近战,但皮糙肉厚。

        其中炼气入门极难,锻体入门则相对容易,但修炼起来会相当辛苦。

        而最终这两者会殊途同归,最好则是魔武双修,炼气炼体一起来!

        这些套用在她跟阿宝的身上似乎也是合适的,比如她所修炼的这些,包括漂浮术、清洁咒、离水咒、回春咒所有在内,一切都要靠灵气来驱动,当算在炼气范围内无疑。

        而阿宝,虽然炼气一直不能入门,敏捷力气方面却很可观,所以其实只是阿爷选错了路子,阿宝更加适合做一个体修?

        好像也不是,体修通常皮糙肉厚,很是耐打的,可阿宝好像并没有那么结实,否则她当初也不会毫不犹豫地把那瓶营养液浇灌在体这一项上了!

        总之阿宝似乎并不能用这两个方向来归纳,那是否这个世界还存在着第三个方向?

        又或者该这么问:那是否还存在着第三个方向?

        这就已经不是局限在这个世界里的事了,话说她自己肯定不是这个世界的人,阿爷有极大可能也不是,而阿宝那么巧只又巧跟他们相遇在那里,并非这个世界的土著可能性也很大。

        但究竟是怎么回事,她就猜不出来了,没有一个具体的知识体系做铺垫,她所有的的猜测注定都只能像是管中窥豹……也是聊胜于吧。

        毛小羽的脑子里刚转完了这些想法,阿爷摇了摇头,又吐了几个字:“……似乎不成系统。”

        这意思是村长他们虽然可以算作是体修,但其实只是没有确切功法传承的野路子?

        毛小羽默默地想,在遇到阿爷之前,更准确地说是在学习凝心诀之前,自己大概也是这样一个野路子吧,只能那么本能地吸收着天地间对自己有益的东西,虽说并非全无效果,但效率真心低得可耻!

        做个简单的比较,她那些年的所有的努力统统加在一起,都比不上最近这段时间的收获,两者之间的效率比例何止是十比一,简直是一百比一!

        当然,学习凝心诀之后是一百,之前是一。

        如果不是遇上了阿爷,大概此刻她就算不在河边了,也还会是一只枯守四季的蛋蛋,最多能滚一滚,绝不可能会飞,炼气一期的修为自然也想都别想!

        真好,她能遇到阿宝!

        真好,她能遇到阿爷!

        毛小羽无比的庆幸,她期盼着阿爷能再说些什么,好让她继续分析下去,从而能够更加清晰地判断出来自己过去有意无意之中到底还做了什么,再了解多一点,她大概还可以给自己定一个不算离谱的目标……总之她从来也不介意管中窥豹,窥得多了,渐渐总会拼出这整个世界、乃至整个宇宙的全貌!

        可阿爷却不再继续说下去了,他轻轻揉了揉额头,将视线落在了阿宝和她的身上,微微笑道:“看来这次的兽潮真的很不简单呢,因此不但村长他们需要努力,阿宝和蛋蛋也要更加努力才行。”

        说着他随手在地上指了指,这一次他都没亲手接触,竟是隔空就画出了一个聚灵阵来,对阿宝说:“阿宝再试试观想,看能不能引气入体。”

        而后他又对毛小羽说:“蛋蛋的离水咒和回春咒已经练得很纯熟了,阿爷再教你千丝缠绕咒和落雷咒。”

        对于学习,毛小羽的态度向来再迫切不过,再端正不过,当下她将刚才所有的想法都抛到了脑后,全神贯注地听讲起来。

        阿宝也端端正正地盘腿坐好,闭上了双目。

        虽说观想引气种种,似乎在更加安静无人打扰的环境下做更好,但阿爷的声音里自带了一种安抚的力量,让人不由自主就会放松下来,因此对于阿宝来说也算不上打扰,反倒有种正面的效果。

        只是这一次阿宝还是没能成功引起入体,倒是毛小羽,几乎不费什么力气,阿爷刚只讲解完,她就初初使出了千丝缠绕咒和落雷咒。

        自然,现在她使出的千丝缠绕咒和落雷咒还粗糙得根本没法看,还需要她细细体悟并反复练习,最终才能如漂浮术等等一样精通熟练。

        便如往常一样,毛小羽很快就将全部心神沉入了其中。


  (http://www.2mcn.com/html/book/0/82/2608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