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我要上天 > 150.第152章,折服

150.第152章,折服


        试试后台新功能,  盗文退散  毛小羽大致猜测了一下,  很快不再关注。

        大背景不是不重要,但这么凭空猜测更多也没有用,  最切实际的还是从眼下的一点一滴做起。

        更何况,阿爷马上要教授炼气法门了,  她是一个字都耽误不起!

        许是照顾到阿宝的年纪,  阿爷讲授得格外细致浅显。

        洋洋洒洒一大篇,归纳其中心不过十六个字:引气入体,纳于丹田,去芜存菁,往复循环。

        这十六字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是格外的难。

        就说引起入体、纳于丹田,虽然谁都知道引气入体就是指呼吸,  也知道丹田在哪儿,可怎么就能将这些气收在丹田里的呢?

        甚至在毛小羽所掌握的浅薄知识面里,呼吸循环通过的其实是肺,跟小肚子似乎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特别是灵气还需要要通过一个特定的路径,蜿蜒曲折的最终才会存到丹田所的在那个位置,  也就是小肚子里去。

        而她并不是在玩贪食蛇,  也不是什么其他游戏,怎么才能控制灵气依照着那个路径前进啊!

        再说去芜存菁,  托马空气无色透明,  最多有点味道,  一口气吸将进来……谁知道哪些是芜哪些是菁?

        又即便分清楚了哪些是芜哪些是菁,  你又怎么才能做到将那些菁留下来,又将芜剔除出去?

        倒是最后一个往复循环相对容易,前提也要做到了前面十二个字,而后才好依样施为。

        为此阿爷提到了一个词叫做观想,简单来说就是想象,将自己拔高到一个相当高的高度,又或者说将自己放置到一个相当然的位置上,以第三者的身份来旁观自己呼吸吐纳的整个过程。

        这并不是指天马行空随便乱想,而是指调动自己的一切感官,根据这些感官给出的数据,将自己呼吸吐纳的这个过程具象化,将那些肉眼所不能见的气流吞吐具象化。

        可即使阿爷已经说到这个地步了,毛小羽还是觉得玄奥异常。

        另外她还有一个巨大的难题——阿爷所给出的这个修炼法门,难度在于如何引气入体,并去芜存菁后收纳到丹田当中,精妙之处却在于给出的那个灵气运行路径,而毫无疑问,这个灵气运行路径是以人体做为蓝本的,可她……现在是个蛋吖Q^Q!

        不管怎样,先试试主动吸纳灵气吧。

        总归灵气才是根本,而那个路径大概要算是从根本上衍生出来的?

        大约有它更好,没它也行?

        这么勉强给自己打了打气,又正好阿爷空出了一段时间来让阿宝尝试进入那种观想的状态,毛小羽便慢慢地沉下了心来,同步阿宝去做这件事。

        这一观想她意外地现,这样的事,其实她一直都在做嘛!

        做为一个蛋,做为一个拥有视觉、听觉、触觉乃至嗅觉的蛋,其实她并没有眼睛、鼻子、耳朵这一系列器官,但是她还是能够如同一个人一样选择睁开眼看,选择闭眼不看,那是为什么呢?

        那是因为,或有意或无意的,她给自己具现化了那么一双眼睛出来,也就是她下意识地将之定义为意念中的双眼的这么个东西!

        明晰了这件事后,毛小羽的心思顿时活络了起来,既然眼睛能观想出来,那为什么那些路径就不能观想出来呢?

        特别是她原本就是一个人,完全可以拿当初的自己做为蓝本!

        等阿宝试了试,并没能进入状态后,阿爷又开始给阿宝详解炼气的具体路径,虽然现在还没能入门,但在那之前对身体进行详细的了解,对成功进入观想状态也有帮助,毛小羽简直是顺理成章的,随着阿爷娓娓的语声,将这个路径完整地具现了出来。

        紧接着,她自然而然地吸了口蕴含着大量天地灵气的空气,而后那些灵气又自觉地顺着她刚刚具现出来的那个路径移动了起来。

        毛小羽有些紧张地“看”着它蜿蜒曲折地前进着,一时顾不得去想到底该怎么去芜存菁。

        这时候,趋利避害的本能挥了作用,就像先前无数次一现自己不太舒服之后身体立刻就从那种特别的状态中摆脱出来了一样,这一次那个具现化出来的丹田主动留下了那些让她觉得舒适的灵气,而摒弃排除了其它,糊里糊涂地就完成了一个小周天。

        阿宝那边却没这么顺利,又努力了半天,还是什么成果都没有。

        阿爷软声安慰了一回,又给他讲了两个灵气应用的小法门,一个是漂浮术,另一个是清洁咒。

        漂浮术往小了说是轻功,往大了说是飞天,而飞天,几乎是所有人自刚出生起就会拥有的理想,用这个来勾引阿宝努力修炼,争取能够早日飞飞,简直再合适不过!

        清洁咒却是最易用于实践中的这么一个小咒语,不管是早晚的常规清洁,还是白日不小心沾了灰了,又或游戏过程中溅了泥点子什么的,时不时就可以给自己来一下,无形中就让阿宝得到了反复的锻炼。

        ——想明白这两节之后,毛小羽不由摇头感叹,阿爷这用心是何其的良苦!

        当然,现在阿宝连引气入体都还没能做到,阿爷讲这个也只是为了调动一下阿宝的情绪,并没有特别详解,但毛小羽还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记了下来,准备什么时候试试。

        到这里时间就差不多了,阿宝的生物钟特别的准,已经忍不住开始揉眼睛,阿爷便就抹去了聚灵阵,打他睡觉,同时自己也去睡觉。

        被阿宝搂在怀里,毛小羽默默地又按先前的方式运行了几个周天。

        没了聚灵阵之后,每次呼吸能够吸入的灵气少了不少,但那个具象出来的丹田里还是渐渐出现了一些稀薄的雾气。

        这就是她留存下来的天地灵气了。

        先前也不是完全没有,只不过太少,不像现在这么明显易见。

        月光很快穿过窗户,洒落在床上,就在毛小羽几乎触手可及的地方。

        毛小羽不由纠结了起来,自己是去晒月光呢,还是继续修炼呢?

        这两种肯定都是对她有好处的,但到底哪种好处更大……至少现在的她还判断不出来。

        两相比较,难以抉择,一个异想天开的脑洞在毛小羽心中形成了。

        为什么她不在月光下修炼呢?

        自然毛小羽不可能那么孟浪,她尝试得特别小心翼翼。

        而将阿爷这套观想理论套进晒月光里去之后,毛小羽终于现了月光当中可以被称之为月之精华的部分,也清晰比较出了月之精华与灵气的不同,同时明白了先前那两种淡淡的舒服差异在哪里。

        也许是受月光本身高冷气质的影响,相较灵气的纯粹舒适,月之精华当中含着淡淡的凉意,这丝凉意能让人更加清醒,不为外物所扰,不为外邪所乘。

        再具体的,毛小羽就说不出来了,只能等待日后慢慢现。

        往日里,这些月之精华洒落到她的身上,很快就透体而过,只在透体的这个过程当中留下了极其有限的一点点在她身体里,而今她依葫芦画瓢,拿留存灵气的方式来挽留那些月之精华,不意那些月之精华竟是真就留存在了她具象化出来的那个丹田中。

        因着月光之中本身也夹杂着淡淡的灵气,所以在存入月之精华的同时,也还有少少一部分的灵气存了下来,那些灵气只一进入丹田,便会汇入早先积攒下来的那些灵气当中去,月之精华却不会,二者互不相融、泾渭分明,好在也没有相争,只那么平静地共存着。

        毛小羽刻意逗了几次,不见它们其中有谁造反,也就不再担心了,一如既往地追逐起月光来。

        有了相应的经验,毛小羽又在清晨的那缕晨曦里找到了一丝紫气,方才明白紫气东来这个词其实是实质,果真是有紫气从东而来!

        而这丝紫气并没有像月之精华和灵气一样留存在丹田之中,几乎是刚一吸入就不见了踪影,完全不知道它到哪里去了,像极了好消化到根本不需要消化的营养品,只一入体,就成了她身体的一部分!

        麻雀也如先前的田鸡一样,被她二一添作五的平分给了两人。

        阿爷就便取了些麻雀肉给阿宝做了肉粥,等粥凉的功夫里给阿宝泡了个药澡,而后一直等吃了晚饭收拾完毕,才又提起修炼的事,并如前一天一样画下了聚灵阵。

        可惜这一次阿宝还是没能入门,并且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这样,毛小羽有些替他捉急,但阿爷却从不着急烦恼,毛小羽便跟着安定了下来,暗暗猜测这大概是常态。

        又的确,这对小孩子来说这非常艰难,单单是进入那种浑然物外的观想状态就很不容易。

        认真算来,她能够这样快入门,一则年纪占了便宜,怎么说都是两世为人了;二则自己早些年的那种经历也是一种宝贵经验,如果没有成为一个蛋的别无他法,如果没有那些默默孤寂晒月光的年份做铺垫,她大概也不能一蹴而就。

        这样日复一日的,这渐渐演变成了一种日常。

        阿爷也没占用阿宝白天的时间,只在每天晚上让他试上那么一会儿,而这短短一会儿,总能让毛小羽获益匪浅。

        其中因这聚灵阵能比平时吸收更多一点天地灵气倒是其次,提升了浓度之后,相对集中的灵气更容易捕捉,进而方便一步步完全认识清楚明白。

        而这样一日日坚持下去之后,渐渐的,即便是没有聚灵阵,她也能够轻易分辨出空气中的灵气成分了,去芜存菁这回事彻底摆脱了最为原始的本能,精细了不少,存纳灵气的效率自然也有所提升。


  (http://www.2mcn.com/html/book/0/82/26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