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状元相公一品妻 > 第128章,她是谁?

第128章,她是谁?


  京城的一间客栈内,齐郁站在屋内的窗前,看着人来人往进出客栈的书生,但让他奇怪的是,他并没有看到前世这届会试中得一甲的那人,按理来说,这会试便是在几日后,那人却还没前来,这是怎么回事?还是因他的重生,有些事变的有所不一样了?亦如悠然一般。

  齐郁虽觉得这一世有所改变对他而言,也无所谓之,反正他最终的目地也是要回到郁家拿回属于自己的东西,至于这期间的过程有所变动,对他倒不似有很大影响。

  京郊的一座别院里,一名身穿黑色锦色华服的高大男子,正背对着对听一名暗卫来禀。

  “主子,这计划是否进行?”

  那男子依然背对着,不多时便发出冷冽的声音,“既然父皇已有心追查此事,那接来的事,便也不好进行了,至于那几人也留不得了。”

  “是,属于知道怎么做了,”那名暗卫说完,便消失在屋子中,那速度极快,好似刚才从没出现在这舞子里。

  齐郁依然还是在客栈等了几日,不光那人没来,且他进得考场,那人依然没有出现。

  他打开考卷,见得上面的题目,先是微愣,后也释然,果然这世改变了许多。那是不是也说明这届会试,不会存在舞弊一说。他想到这里,便也提起笔,认真法卷。

  这次来京会考,夏悠然依然为他准备了不少的吃食,不知是他已习惯,还是心里某处有了她的身影,但夏悠然把准备的东西递与他时,他是那般的自然接过,且眼里甚至有了宠溺的神韵,只是他还有些不自知吧。

  “你说什么?他与那贱人还活着?”郁府幻月轩响起了一道尖锐的声音。

  凌嬷嬷见自家夫人这般激动,看看屋外,见屋外并没有人路过,心落了下来。走到凌氏旁,轻声道:“夫人,你莫这般动怒,这国公也也是在老夫人面提了下,老夫人并没应下来,那他们母子俩回到郁府的机会那便是没有的,所以夫人你这会也不要自乱了阵脚。”

  “嬷嬷,你说的对,即使他们回来了,又何妨,那齐婉柔现在顶多也只能算个妾,哼!若是没有宫中的那位保他,那他又如何在这郁府立的起来,若待他无用时,我看宫中的那位,还会不会对他另眼相待。”凌氏听得凌嬷嬷的劝,心里也放松了起来,这齐氏母子回来又如何,现在她的晗儿已经是郁国公府的世子,那她的那个儿子对她又有何惧。

  而郁府的荣松院内又是另一番情景,“国公爷对于齐氏母子,尚且在人世,是否早已知晓。”郁老太君不是疑问而是肯定的问像坐在一旁的郁清墨。

  那双锐利的双眸一眨不眨的看向他,枉她还是这郁府的老太君,原来瞒的她最苦的,尽是她重已栽培的儿子,早不知这个儿子却与她离了心了,这点让郁老太君的心里很不舒服,她是个极有控制力的人,她喜欢什么是在她的掌控之内,所以当然她才舍弃齐氏母子,保全郁府的荣华富贵。

  而坐在郁老太君下首的郁国公爷,见得郁老太君这番模样,也知晓自己母亲心中定然怒火中烧,但他已经等了十年,他不想等下去了,所以就在尘儿来的京城,他便有向郁老太摊牌,但他也没有明说,齐氏母子为何还在于氏,那是跟他有关。

  所以他寻了另一番说词,他告诉郁老太君的是,他也是偶然才得知这尘儿与他母亲还尚在,且这尘儿近日还来了京城参加会试。

  至于这番说词,郁老太君自然是不信的,但事以至此,她也有了另做打算。

  “既然他这般命大,那便也是他的造化,这次会试若是得得一甲,那倒也不辱没我们郁家的门风。”

  郁国公知晓自己母亲说得这番话的意思,那也带有些试探的口吻,若是齐郁这次会试中不能得到好的名次,那他对于郁家,便是没有任何用途,就如当年郁老太君能舍弃他一回,那这次亦然如此。

  郁清墨那眸子闪过一抹暗淡,这便是他的母亲,一个把权力与地位看的极重的人,对他如此,对他那个姐姐也亦是如此,那更何况一个不是从她肚子爬出来的孙儿呢!

  皇宫内,一名身量高挑,且身着锦衣华服,走进了玉倾宫内。

  “儿臣给母妃请安!”那名走进殿内的轻年男子,走到郁贵妃妃跟前,施了一礼。

  “是寒儿来啦!”那原本在养神的郁贵妃,见是自己的皇儿来此,才睁开双目,看向来人答到。

  此人便是郁贵妃所出的五皇子墨凌寒,现龄二十,但这五皇子这般的岁数且还没有正妃,且连侧妃都没有,这也算的这皇宫内一块密谈了。

  这五皇子贵为皇子身份,本因这年满十八,便也可以娶妃纳妾了,但奇怪的事是,这五皇子都到了二十了,这与内尽连个通房侍妾都没有,所以这私底下有好些人都在议论这五皇子是否不能人道,亦或是有那断袖之睁。

  五皇子这样的情况,这郁贵妃不急那是不可能的,但她也知晓她这个儿子,所非常人,他心里装的不是什么儿女情长,装的事江山社稷,足矣说明,这五皇子之野心极大。

  “来人,把我前几日所得的画像拿上来给五皇子看看,”郁贵妃也坐直了身,命令身旁的大宫女拿画。

  这画像不是别的,亦都是些在朝为臣家中千金的画像,且这些臣子的身份地位都不俗,最低的官职也在正三品以上。

  “母妃唤儿臣便是为此事?”墨凌寒冷俊的开口道。

  “皇儿,母妃以经为你办妥那事,那你是否也可以完成母妃心愿呢!”郁贵妃这回给不再给他有机会推辞了,虽说他一心为事业为重,但皇家对于子嗣也是极为看重的,若是一个无子嗣的皇子,那又有什么资格去跟他人竞争那位置呢!

  墨凌寒冷冽着一张俊脸,理应他对那位置势在必得,那母妃所给他安排的那些名门闺秀,她们那些人身后的势力,都能助他一臂,但他最近也不知为何,梦中总会梦到一女子,用那双失望且对他投以悔恨的神韵,绝裂的对他说道些莫名的狠话,那话里有些无尽的悔恨且情愫,但他始终瞧不清那女子的面容。

  齐郁自参加会试后,便连忙从京城赶回了大山村,而他回到大山村的第一件事,便是请齐氏为他去夏家下聘,提前迎娶夏悠然。

  齐郁这一举动不光把夏家几人弄糊涂了,便是齐氏也不得其解。

  “郁儿,这婚事为何要这般匆促呢?”在齐氏看来,这夏悠然才十四,明年才及笄,现在成亲是否尚早。

  “母亲,我们要回郁府了,”齐郁没多作解释,他只对齐母说得这几字,他想母亲,定会知晓他为何这般匆忙的赶回来了。

  果然齐氏在听得齐郁这话,先是一愣,后又是一喜,随后脸上又是一暗。

  “郁儿,你这成绩还没下来,你怎有把握,我们会这般快的回到郁府?”

  “那人同我说的,”齐郁冷声道。

  “那人,你见过他了?他~”齐母是想问那人还好吗?但到嘴里的话,有咽了回去,她知道郁儿恨他,她又怎能在郁儿面前提起此人。

  齐郁怎会不知母亲想问什么,这么多年他们母子相依为命,他儿时不知有多少次,见得母亲在拿着那人送与她的东西,拿出来瞧,即便有段时间他们日子过的极苦,母亲也不舍把那东西拿出来当了,那时他便知晓母亲心还是有那人的。


  (http://www.2mcn.com/html/book/16/16725/455249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