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农家贵女:将军小叔要抱抱 > 137 他是大哥

137 他是大哥


  “好,一杯便一杯。”不就是一杯酒,喝一杯应该也没什么事才对。

  容一帮香云和万倾天满上。

  万倾天端起酒杯,眼神带着笑意看着对方:“陈姑娘,请……。”

  “二公子,我敬你。”她本不是扭捏之人,答应了喝酒,自然会喝,举起酒杯。

  “陈姑娘果真爽快,有女中毫杰的模样。”万倾天看着对面的女扮男装的姑娘,看着她乌黑细长的睫毛,一饮而下。

  “陈姑娘,该你了。”

  香云正要喝,只觉得手中一空,她的身子被一团巨大阴影笼罩着:“二公子若是想喝酒,我陪着二公子喝便是。陈香云,童掌柜有事找你,你赶快下去。”

  “噢。”香云看着突然空了的手,以及出现在这里的冷少辰,反应不过来,好一会儿才应了一声:“二公子,我先去忙,让我们东家陪你喝。”

  从包房出来,拍了拍胸口,我个乖乖,心跳怎么跳的这么快,好像要从里头跳出来一样。

  只是心跳为什么跳的这么快,就是因为她不用喝酒。

  “冷公子,请。”万倾天若有所思的看着冷少辰,他想从对方的脸色中看出什么,可是对方表现的太过冷静,一时之间倒也发现不了什么。

  冷少辰看着对方,脸上表情平平。

  如果他的感觉没错,对方对于陈香云也有那么点兴趣。

  一个世家公子,对一个村姑有意思,这要传回京中,打的可是他第一儒雅公子的脸。

  “二公子倒是好雅兴。”冷少辰一饮而尽,脸上不喜不淡。

  “即然来了秋水县,自然要吃好喝好玩好,冷公子说是不是?”万倾天的眼光落在冷少辰的手上:“冷公子好像不是秋水县之人,怎么会突然来到这里。”

  “打听人家的私事,这好像不是二公子的风格。”冷少辰反唇。

  “只是想与冷公子交个朋友。”

  他的直觉告诉他,眼前的这个冷公子不简单,单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并非池中之物。

  “还是算了吧。二公子身份尊贵,不是我等可以高攀的。二公子能够亲临我们酒楼,就是对于我们酒楼的荣幸,这杯酒敬二公子。”

  “你这人,我们公子都那样说了,你还不临情,你当谁都能够与我们公子成为朋友的。”容一听着冷少辰的话,为万倾天不值。

  “二公子此次回京后,不一定来秋水县了,多份朋友就是多份挂念,我们这些小人物哪里值得二公子挂念。”

  “来,喝酒,好不容易在秋水县寻得这么一处可心的地方,不要说那些煞心情的话。陈姑娘的菜烧得好,要不是她愿意就此当一个厨娘,我都想把她请到我们万府去。”不华丽,但可口,每一道菜都能直中人的味蕾。

  “哈哈。”冷少辰笑起来:“那你可要失望了,她这人啊,肯定不与你一起走。”

  “这样的妙人儿留在这里才有灵气,去了京城或许又是另一番光景了。”万倾心只是想想,当然不会附之行动。

  他是万家的人,只要他动了心思想要带走谁,就没有带不走的人。

  “二公子大爱。”听到这里,冷少辰浑身的棱角收敛不少:“这可是正宗的秋水县米酒,来过秋水县,定然是要喝一喝这里的米酒才行,不然就不能说自己来过这里。”

  “东家,我们只能看着,却什么也不能干吗?”客来仙的掌柜的看着对面的生意红红火火,自己家的生意却冷清不少,心中着急。

  “没见二公子进去了,你想这个时间上去触霉头。”刘万彬坐在太师椅上,懒洋洋的看着对面。

  看着那道小身影,眼角一眯,总觉得在哪里见过一样。

  “那个小公子是谁?”刘万彬指着对面柜台上的一个小人影道。

  “听说是他们请来的一个账房先生,听说叫陈大。”掌柜的根本没把一个账房先生放在眼里。

  “陈大。”刘万彬会心一笑:“就从这个账房先生入手吧,有时间你请这个账房先生聚聚。”

  “二公子,还是你高明。”掌柜的最先品味过来:“只要他们内部出了问题,这个四海酒楼早晚要出事。”

  “放心吧,待二公子一走,自然有人收拾他们,急什么,等着吧。”今天热闹是因为有二公子在,要是二公子回了京城,这个四海酒楼又拿什么跟他争。

  “公子说得是,是我多虑了,我这便安排人去四海酒楼坐坐,试试他们的新品。”

  “嗯。”

  酒足饭饱后,又有戏可看,这是多好的事情。

  热闹持续到晚饭以后。

  笑了一天,站了一天的陈香云脸部都要笑的僵了,冷少辰看着她哈欠连连的样子:“你今晚要不不要回去了,酒楼不是还有房间。看你这样子,八成要在路上睡着。”

  香云甩了甩手,真酸:“那可不行,我要是不回去,明天不定要传出什么话来。”

  “陈姑娘,我就不明白了,你为什么一定要住在陈家村呢。你看看,现在酒楼也开业了,你和你的家人完全可以来秋水县生活啊,如此一来,你来酒楼帮忙也方便许多不是。”阿枫在边上忍不住插嘴。

  “以后可能有这个打算,目前可能还没有。”香云摆摆手:“我先回去了,剩下的交给你们,辛苦了。”

  “公子,看陈姑娘的样子确实累的不行,不会真在路上睡着吧。”不说她,他都累的不行。

  原来开个张这么累人,早知道这么累,他当初一定会拦着公子要开酒楼的举动。

  “你在这看着,我出去一趟。”冷少辰说完就不见了人影。

  香云拉着马绳,打起精神挥起鞭子,吆喝着出了城。

  刚出城,便见一个人影从边上的一颗树上落下,落到了她的马车前。

  “吁。”香云及时拉住僵绳,看着晕倒在她马前的人影,一阵无语。

  她不就赶个夜路吗?至于吗?吓唬她胆小是不是?

  调转马头,想从他身边绕过去。

  男子的一只手缓慢的伸出:“救救我。”

  声音嘶哑无力,随时都要挂掉一样。

  香云听着他的声音,手上用力的握着僵绳。

  对方是真受伤还是假受伤,现在还未得知。但听对方的声音来看,应当受了重伤。

  熟不相识的,她为什么要救。

  这大晚上的,万一是个坏人呢。

  她的武功仅够自保,若是对方武功再高点,她便拿对方没有办法。

  几乎是下意识的,她要走。

  “救救我。”对方脆弱的声音再次响起。

  她走了一百步左右,对方还在原地,香云蹙眉,是真的受伤了。

  调转马车,回到了原地。

  跳下马车,来到那团黑影的跟前。

  “唉,你怎么样?”香云轻轻唤了一声。

  “救我。”

  对方的手上受了重伤,血一直往外流,他趴着的地方,血流了一地,不止手上,胸口,脚上好像也有不同程度的伤。

  香云看了看马车:“我不会治病救伤,但我可以把你搬到马车上带你去找大夫。”

  “好,谢谢姑娘。”对方说完就因为体力不支晕过去了。

  香云蹲下身要去搬对方,一道人影比她的动作还快:“我来吧。”

  香云听着熟悉的声音,没有再动:“你怎么来了。”

  “你一个女人走夜路,我不放心。”

  “谢谢了。”

  “怎么处置他?”冷少辰没有费什么力气就把人搬到了马车上。

  “交给你了,你把他弄到杜大夫那里,我先回去了。”冷少辰在这里,她就不用费心了。

  撩开帘子看了对方一眼。

  不看还好,这一看差点没把她从马车摔下来,为了不让冷少辰发现异样才没有太过激动。

  一只手不自觉的落在冷少辰的腿下,狠狠的掐着,心里只有一个声音,怎么会是罗大,怎么会是他。

  不,她必须马上离开:“你把他带走,我的马车不能跟着回去,我必须要回去了,不然家里人担心。”

  冷少辰不明白对方的气息怎么变化这么大,但有一点他清楚。

  她认识对方。

  如果不是熟悉的人,她刚刚不会失礼到掐了他都不知道。

  “把人背走,我要回去了。”不等他去辨认对方的身份,香云便下了逐令。

  “刚刚还是救苦求难的救世主,一转脸就翻脸。老兄,还好你遇到了我,要不然你今晚就是死路一条。”冷少辰也没去看对方的脸,一把抓起对方下了马车。

  “你要不今晚不要回去了。这人伤在这里,说不定前方还有危险。”对方一看就是在躲什么人,听到有马车经过才从树上下来的。

  香云眯眼,看着冷少辰背后之人,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她不想和罗大再有任何牵扯。

  所有的恩恩怨怨,都在那个山洞里了解了。

  “不了,我先回去了,再见。”她不怕黑,她怕的是人心。

  冷少辰看着她跑的比兔子还快,不由笑了笑,对着黑暗处招了招手,让后面的人跟上。

  然后才抱着黑衣人朝城里去。

  “咦,他怎么跟你长得一模一样。”杜柯被吵醒十分不满,谁能告诉他,今天本该在酒楼忙活的人,怎么会给他找了一门差事。

  还让不让人活了。

  冷少辰这才看清对方的脸。

  看着对方的脸,他内心一震。

  不错,对方几乎和他生得一样。

  唯一不同的地方便是,对方的脸黑点,没有他白。

  那脸,那鼻,那眼几乎都是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他看着对方,心里只有一个声音,这肯定是他要找的大哥。

  对,肯定是大哥。

  “你快救他,快。”对方伤的不轻,浑身上下都有伤,流了不少血,最重要的是,对方因为毒性发作晕过去了。

  杜柯看着冷少辰阴睛不定,不,应该说突然激动的脸,不敢耽误,开始给患者检查身体,把脉看诊。

  “伤的不轻,好的落在我手里,要是再晚点,本大夫也是无力回天。”杜柯摇了摇头,其它的伤都没有伤在要害,唯独就是那里,可能会有些问题。

  冷少辰看着对方那张和他九分相像的脸,手心握紧,是谁,是谁对他下这么狠的手。

  “你不用太紧张,死不了。”杜柯拍拍他的肩:“这人和你这么像,不会是你双生大哥吧。”

  对于冷少辰的事情他听过一些,但没往心里去。没有想到今天能遇到一个和冷少辰长的一样的人。

  这说明什么,说明对方和少辰可能有些关系。

  冷少辰也没打算瞒他:“我想可能是,你先救他。”

  现在还不能确定,更不能让对方知晓,就算对方是他大哥,他也不能冒然相认。

  要是让有心人知道,说罗家当初生的是双生子,这对于罗家来说,可是灭门大祸。

  “好。”得到答案,杜柯当然尽全力去救对方。

  杜柯帮对方包扎好,便下去吩咐人熬药去了。

  冷少辰坐在对方的床前,看着对方的脸,心里百味杂陈。

  大哥三月前去了参军,然后便没了消息,现在突然出现在这里,是因为什么?

  是谁要对他下黑手,又是谁想要他死。

  想到这里,他想起陈香云在山洞里那段莫名其秒的话,现在突然明了。

  他现在可以确定。

  陈香云想杀的人从头到尾都不是他,而他大哥,罗大。

  想到这里,眼里闪过寒意,大哥不过是个庄稼汉的身份,陈香云为什么想杀他,还有她刚刚看见罗大的神情,太明显了。

  呵呵……

  她肯定以为大哥已经死了,没有想到又突然看见大哥没死才吓一跳吧。

  眼里的冷意越来越多,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陈香云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要对大哥下手。

  杜柯进来时,可以明显的感觉到对方骨子里散发出来的杀意,忙安抚:“你这样子会吓到对方的,有什么事情也等对方醒来后再说吧。”

  冷少辰转身:“他就交给你了,我出去一趟。”

  “好。”

  冷少辰出了妙春堂,便提气用力,健步如飞。

  他要去问个明白。

  问问陈香云与大哥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恨。

  香云的马车没走多远,便有几个黑衣人跟在她的身后。

  “大哥,她有什么问题吗?”背后的一人问着前头的人:“要不小的上前去杀了她。”

  “暂时不用,走。”黑衣人看着马车走远,一挥手,便离开了原地。

  香云听着后面的气息声消失,心里才松了一口气。

  我的娘,快吓死她了。

  要不是自己的灵魂是九年后的,她肯定已经吓的走不动路。

  后面好像有动静,准备好匕首,准备反击。

  她一个用力,对方扑了个空,对方握着她的匕首,眼神生冷的看着陈香云:“说,你到底是谁?”

  陈香云被他捏的生痛,但没有吭声,声音同样清冷:“如果我没有记错,这个问题你不止问过我一遍。”

  这个冷少辰有病吧。

  没事就跑来问她是谁。

  她就是陈香云啊,身体是现在的陈香云,灵魂是九年后的陈香云。

  “你到底是谁?你说不说?你要不说,我今天就让你交待在这里。”大哥是他兄弟,她认识大哥,并要对大哥下手,呵呵……。

  “是吗?”香云不畏不惧:“即然如此,那你就杀了我吧。”

  刚刚还关心她,要送她回家。

  转眼就要杀他,看来冷将军确实是发点了什么,还是说,冷将军与罗大有什么关联。

  “你不要以为我不敢。”冷少辰加了力气:“你说,你是不是认识刚刚那个黑衣人。”

  “认识。”

  “他是谁?”

  “大名罗大,真名罗真武,是罗家村人,三月前去参军,没过多久便传回了死讯,我奶做主要我与他配阴婚。”这些事情,是她在事后了解的。

  当时冷少辰与她说了奶奶她们做的事情,后来她打听了一下,才确定,奶奶她们要把她配阴婚的人,确实是罗大。

  配阴婚有什么用?

  上辈子他们是真实的夫妻,不也落得一个杀妻夺子的下场。

  “看来你什么都清楚。”令少辰冷笑:“可是你认得他,你不觉得奇怪吗?”

  “不认识啊。”

  “说慌。”

  “你要不相信,我也没有办法。他是你很重要的人?”要是不重要,不会这么晚上还会追上来,只为了要杀她。

  冷少辰一把松开她,冷哼一声:“你最好不要让我发现你有什么不轨之心,要不然,你的下场只有死路一条。”

  看着说狠话的冷少辰,香云唇角一勾,勾起了她想要说话的欲望,她双眼空洞的看着满天星空,问了一句让冷少辰莫名其秒的话:“你相信人死可以复生吗?”

  冷少辰看着她,看着她的身影,月光洒在她的身上,渡了一层银光,但却让人觉得莫名的悲伤。

  “当然相信。”杜柯的医术虽然不能以起死回生来概论,但的确可以凭一只医手,救活许多在生死线上挣扎的人。

  “我说的不是身体,是灵魂。”

  冷少辰剑眉拧起,像是听不明白:“什么身体灵魂的,身体在,灵魂当然在。身体要是死了,要灵魂有什么用?”

  莫名其秒的,就是想转移话题,是不是应该高明一些。

  不对,她这话想说明什么?

  想告诉她,大哥已经死了,灵魂或许是别人。

  “不。”香云没有看他:“有兴趣听故事吗?”

  “没有。”

  香云收回视线:“那就算了。”

  重新坐好,眼神镇定看着冷少辰:“你要动手就快点,你要是不想动手的话,我便回去了。”

  冷少辰一个翻身和她坐在一起,双眼定定看着远方:“不是要说故事,要说便说,不要在这里吊人胃口。”

  故事,他倒要听听对方想要讲什么故事。

  香云嘴角一抽,这人……。

  “也罢,反正都是死,讲给你听听也好。”香云把僵绳交给他:“有一个姑娘,从小被一对夫妇捡回了家中,那对夫妇对她挺好的,只是家中的祖母对她并不好……。”

  “后来呢。”

  “后来,那个男子被皇上亲封为镇男大将军,还被当朝郡主看上,为了娶郡主回家,那一些人,先是藏起了女人的孩子,后又杀掉了女人的父母,接着又以女人有克夫命一说,把女人沉了塘。”

  冷少辰内心一滞,心里只有一个声音,那家人真不是东西。

  冷少辰看着她,听着她的话,她的脸带着悲伤与回忆,就像她是故事里的主角一般。

  心神一动,下意识想要拥她入怀,想要告诉她,那不真实的。

  马儿可能是踢到石头,马车剧烈的抖了抖,陈香云本来想回头看看冷少辰听见去了几分,谁知马车剧烈抖动,让她的脸迅速的与他的脸拉近,她的唇与他的唇也几乎贴到了一起。

  突然放大脸与唇,就那么突然的碰到了一起。

  柔软的,湿润的。

  凉凉的……

  陈香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迅速的别开脑袋。

  冷少辰脑袋嗡的一下,接着感觉空荡荡的,下意识的摸了摸唇,意识迅速的回拢:“陈姑娘这个故事很精彩,也很悲伤。只是陈姑娘想告诉我什么呢,告诉我那个姑娘死了,但是她的灵魂还在,重生在了另一个人身上,是这样吗?”

  他是冷少辰,在天门山拜师多年,什么奇闻怪事没有听过,就算是真的,也没有什么奇怪。

  师傅说过,万事万物都在轮回。

  这是一个轮回的过程。

  香云看着黑暗中,好像有一对绿色的眼睛在看着她。

  双手下意识的拽紧冷少辰的手臂,心里只有一个声音,狼,是狼。

  ------题外话------

  哇卡卡,男渣渣正式出列。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http://www.2mcn.com/html/book/20/20588/61862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