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盛世红妆之嫡妃风华 > 第十四章 密信,踏月来

第十四章 密信,踏月来


  穆邵程但笑不语收好手中的书信如往常般巡视了士兵们的操练情况,再与几个部下去伤病营探望了几个伤势较重的伤兵便返回了主营帐,半盏茶后他坐在案几后吩咐道:“传令下去,一刻钟后拔营”。

  “是”帐内有传令小兵躬身领命出去。

  ………

  ………

  小城内的某间客栈内,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男人脚步生风推门而入抬手拿掉了脸上的伪装,他眯着眼对矮桌后坐着的青年男子道:“怎么,穆邵程有麻烦了?”

  青竹般的男子微微颔首并递来了手中的书信:“莫安德将与我们通信的秘术都告诉了锦歌那丫头,估计是都城有变!”

  去掉伪装的中年男子身材伟岸,一双虎眼炯炯有神,此时他的表情显得有几分狠厉:“你来时可有人跟踪?”

  “有,现在还被黑子领着在街上转圈……”顿了顿青年男子才扬了扬眼继续道:“这次跟出来的有几人?”

  “我们有两千青羽卫穿插在军中各队伍中,只待一声令下……”

  青年男子闻言应了一声后并未抬头,他正对着一张空白的纸涂抹着些透明的液体,那液体挥发性极强,不大一会儿纸张上便干透了只余下一股极淡的草药香,待整张纸都涂抹完后便见他从袖中拿出那张被他偷龙转凤的信笺轻轻覆了上去,再起身推开了这房内唯一的一扇窗户让这股极淡的气味散出去。

  “莫虎,过来看看我们的小锦歌都写了些什么”青年男子说完微笑着掀开了覆在白纸上的信笺。

  只见雪白的宣纸上只静静的躺着三个有着浅色痕迹的字:拖石鬼。

  莫虎有些沮丧的抹了一把脸,砸着嘴道:“这小锦歌什么时候起也学得跟她爹一样了,这到底说的啥意思啊,该不会是在逗着我们玩呢吧!”

  “不会,莫安德自有分寸,不会把我们传信的方式轻易就告诉锦歌,况且这秘药又及其珍贵他不会乱来。走,回去!”

  “我说,你怎么跟着穆邵程这么多年还是没学着他的几分本事,连这都看不懂?”

  青年男子闻言朝外走去的脚步微顿:“他本事太大,我学不会,再说,你看懂了?”

  言罢便不再看身后莫虎横眉怒目的模样开门大步走了出去。

  他是王潇,内阁大学士王渊的嫡子,只因十五年前被朝堂纷争牵连到了沈皇后堂弟沈世青的案件中被当作了替罪羊全家上下被尽数被抄斩,就连当时年仅八岁的幼妹都没能逃过一劫。

  当时的储位之争何等惨烈,新帝得沈家扶持才刚登基不久,此案便被匆匆揭过。

  幸而机缘巧合之下他被当时正风光无限的穆邵程用计救了出来,从此后便化名萧陌一直留在他身边跟随至今。

  穆邵程于他有救命之恩,这么多年来他与他更是亦师亦友。

  ………

  ………

  夜色朦胧

  将军府后院,穆夫人正倚在窗边怔怔看着天上的一轮明月忧心忡忡:也不知她的锦歌怎么样了?路上是否一切都顺利?有没有受伤………她眉头轻蹙,目露思念。

  而让她牵挂不已的穆锦歌此时正骑在马背上健步如飞,只见她一手握缰绳一手打马前行,行云流水的身姿看不出丝毫风餐露宿的狼狈,衣袂翩翩的就好似哪家的俊俏公子哥正骑马踏月而来。

  跟在后边的莫三缓了缓马速抬头看了眼天色夹着马腹来到穆锦歌身侧:“公子,前边有个村落,我们找个农户歇息一下再上路吧,马匹也快受不住了,需要吃些草料喝点水休息会儿!”

  穆锦歌闻言随即放慢马速抬眸看了眼出现在不远处的村落颔首吩咐:“让莫一去寻一家偏远些的农户寄宿两个时辰,到时天也差不多该亮了,我们再继续上路!”

  莫三应了声“是”便追着前边的莫一去了。

  没过多久穆锦歌一行人就住进了村子边沿处的一户农家里。此时已是夜深人静,他们又刻意放轻了动静,因此并未引起村落里其他人家的注意。

  两个时辰一晃而过,天才刚蒙蒙亮穆锦歌便留下些钱财翻身上马带着众人悄然离去。

  ………

  营帐内,穆邵程看着信纸上的三个字,眼里不禁就流露出了些难掩骄傲的神情来:“有言道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没想到我的女儿竟也是如此……”

  “我说你就先别忙着夸人了,这到底是个什么意思?”萧陌有些不得其解的从穆邵程手中拿回信纸正准备一探究竟,穆邵程轻而浅的声音就从他耳旁传来: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他轻声说完拿起火折子凑近,不大一会整张纸便在萧陌的注视下化作了一堆灰烬,风一吹,便连丝毫痕迹也再寻不到了。

  萧陌垂首皱了皱眉,字面上的意思,石与十同音,难道是……

  拖住十日有内鬼………

  萧陌想明白后“噌”的站起来在营帐里来回走了好几步才停下脚步回头打量了一眼四周后冲他点头道:“我去安排””

  穆邵程颔首,俊雅的脸上一派祥和,只余眼底飞快的闪过一丝凌厉。

  太阳还未完全升起的时候,营地里就开始从小范围再到大范围的骚动起来,紧跟着主营帐的帘子就被人从外面“唰”的一声掀了起来,随后便快步进来了一个虎背熊腰的中年统领,只见他上前一步抱拳低声禀道:“大将军,刚才兵营内出现数十人不同程度的发热呕吐,严重者甚至还伴有昏迷等症状,属下特来示下!”

  “随行军医怎么说?”端坐在案后垂首疾书的男子放下笔轻抚了下袖袍,神色平静。

  “说暂时还查不出病因,但这病看起来来势汹汹,恐怕……”说到此处那大汉有些犹豫,似不敢再贸然开口。

  “怎么不说了,恐怕什么?”男子剑眉一扬,目露凌光,表情似笑非笑。

  “恐怕…恐怕是时疫……”

  “一派胡言,扰乱军心,你随我前去看看!”



------题外话------

  努力更文,求各小仙女们的收藏,再次感谢!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0/20649/628185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