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232章 两年之期

第232章 两年之期


  桑红叶,皇城司第一大美女。

  好吧,皇城司也没有几个女人,这是个完全由勋贵,江湖糙汉子,组成的,拥有皇家庇护的狗腿子番号。连母大虫都没有几个。

  说是军队,可真要是打仗了,指望不上他们。

  再说军队中不能有女人,但皇城司没有这个限制。

  桑红叶的模样,在扬州瘦西湖,杭州西湖,江宁秦淮河,乃至汴梁城内的金水河上的花船上,她的模样别说头牌了,想出阁挣钱都没有什么指望,最多做个船上的厨娘之类的使唤人。可皇城司真没有什么像样的女子,才让她稀里糊涂的获得了皇城司第一美女的美名。

  人啊!

  关键是和谁,在哪个环境中比。

  只要找对了方向,优势就一下子凸现了出来。当然,和皇城司一墙之隔的宫掖之内,桑红叶的优势立刻变成了劣势。

  这不,桑红叶身材纤细,凹凸有致,真要是卖弄风情起来,走路的时候也能学着春日里的杨柳,摆弄腰肢身段,引起野汉子们一阵的躁动。这就包括史文恭,他在东京城内生活了二十多年,在御拳馆学艺也有十多年,自然知道皇城司里有一个美女,叫桑红叶,人称红娘子。

  男人眼里的女人,俏不俏,一身白。

  妖不妖,一声红。

  也不管这颜色多俗气,多么粗鄙不堪。男人就是怎么专一。看到桑红叶的时候,史文恭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为什么以前不这样,现在这样?不得不说,钱才是英雄胆。史文恭以前学艺的时候,欠了一屁股债,出门脑袋都是耷拉着的,指望着地上能捡几个制钱,贴补家用。

  如今,腰包鼓起,这厮开始对人生有了大安排……他发现,为什么自己年轻多金,却连个老婆都没有?

  突突……

  “史文恭!”

  刘清芫气地脸都白了,李逵她管不住,可是连自己的大保镖史文恭都叛变了,这让她还怎么维持淑女的形象?跟着王朝云学了小半年的女儿家礼仪,瞬间破功,小短腿很没有形象的踢着史文恭。可惜,史文恭和李逵一样,都是又臭又硬的主,对于些许攻击,完全没有感觉。这让很刘清芫极度受伤。语气哀伤的怒吼:“史文恭!”

  好不容易,史文恭警醒过来,他还是保镖来着,才低头看向了刘清芫,嘿嘿傻笑着:“小姐。”

  “你眼馋她的身子?”刘清芫精准的说出了史文恭的内心想法。他已经不是在汴梁学艺时候的史文恭了,如今,他有存款,无外债,还有一份稳定几乎没有什么大危险的工作。正所谓,仓禀实而知礼节

  。

  什么是礼节?

  《仪礼》这本书说了,从结婚生孩子开始。

  可这想法放在心里没什么,真要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说出来,很容易败坏他高大英明的形象。被一个十来岁的小女孩指出内心的龌蹉,史文恭尴尬的老脸一红,反驳道:“小姐,没有的事情。”

  “原本我想让你去把李逵给替过来,有他在,我的安全一样不用担心。”刘清芫悠悠道,御下之道,对于刘葆晟家来说,简直就是安生立命的法宝。外头,掌管军队,少不了用到。家里头,又是外戚,投靠的人越来越多,难免良莠不齐,少不了管教的办法。刘清芫虽小,但也学了个儿童简化版:“既然你没有那心思,我们打个招呼直接去找王师娘吧!”

  史文恭傻眼了,他没料到,十来岁的孩子心眼还挺多,他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就掉坑里了。

  急忙补救道:“小姐,我们也要准备离开颍州了,少不了要和李逵告别,我这就去把他叫过来。”

  就史文恭的反应,很容易被人看穿。更何况大宋的女子早熟,过了十岁,就开始从懵懵懂懂之中觉醒过来。

  可惜,刘清芫才十来岁,她还没有经历过女孩蜕变成女人的最关键的时刻。就像是蝴蝶,没有破茧而出的蝴蝶,就是一条软乎乎的毛毛虫。她很不愿意承认这个现状,但不得不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个子没有长,身材可以贴着墙紧密无间的让人绝望。

  但是她该懂的都懂了。

  正因为她什么都懂,却又无能为力,才是最让她忧伤的地方。

  李逵还不大情愿,至少他对刘清芫真的一点心思都没有。说是小屁孩吧?心眼还挺多。说她是大人了吧?

  还是小屁孩。

  李逵就算是用脚丫子想,就能明白的事,刘清芫恐怕是因为当初颍州的时候他救了她一家老小,出于感激,刘清芫才对他有亲近的欢喜。加上刘葆晟的故意为之,变成了眼下的状况。刘家可能等着自己去提亲,有了外戚的身份,加上李逵的勇猛,他在军队中站稳脚跟很容易。

  很可能李逵会成为刘葆晟组建势力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环,毕竟,这位准国丈的其他几位女婿都不怎么样,无法支撑起来偌大的家族底蕴。

  而李逵就不一样了,这厮拿来就能用。

  过度的热情,加上故意的撮合,李逵要是还琢磨不透,就是他犯傻了。或许读书人很好,地位很尊贵,脑子也好用。但是对于外戚来说,完全没用。读书人的尊贵不在朝堂上,外戚的底蕴在将门在军队之中。

  这也是为什么刘葆晟会对李逵青睐有加的原因。

  想要将外戚身份,转变成为将门中实力强劲的一员,必须要有足够强势的领军人物。也就是带兵的大将。

  可惜,刘家发迹很突兀,原本都已经不抱希望了,冷不丁发迹起来,各方面的准备都很不足。连疏通宫中的钱都没有准备妥当,更不要说人才的储备了。把自己当成给刘家干苦力的牲口,这是李逵说什么也不会答应的。再说了,一场婚姻,搅和了太多的念头之后,就变味了。

  当然,他对桑红叶也没有想法,这女人太野,整日腰里头围了根鞭子,眼珠子都快飘到头顶上了,看人都用鼻孔出气,实在让人败兴。还弱的跟鸡仔似的,一点用都没有。

  “李逵,你们几个上街游玩吗?”

  李逵早就看见了史文恭,同时也看到了刘清芫,主要是这一主一仆只要出现在颍州街头上,就是同时出现。

  李逵脑门有点疼,发现这不是个上街的好日子。只是史文恭来了,他总不能翻白眼装不认识吧?客气道:“出门透透气,过两日小弟要跟着师祖离开颍州,你我兄弟最近聚一聚。”

  史文恭脸上挂着巴结的笑,心头却暗暗着恼,李逵这厮有了异性没人性,开口就赶人,忒没义气。这厮是饱汉子不知道饿汉子饥,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好事都让你一个人霸占了,做事也太霸道了点吧?

  要是李逵知道史文恭心里头这么想,必定会指着刘清芫质问史文恭:“这样的能吃?”

  好吧,李逵在史文恭祈求的眼神下,似乎发现了天大的秘密,他炯炯有神的盯着史文恭看了一会儿,然后目光落到桑红叶身上,后者很平静,但是史文恭的反应有点如同浪子找到了归属一般的温柔,他立刻破案了,史文恭想老婆了。

  指着史文恭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没想到史文恭会喜欢桑红叶这样的女人,心直口快道:“史大哥,你眼馋……”

  李逵的嘴顿时被史文恭捂住了,一脸的尴尬,心惊肉跳的对李逵道:“老弟,我家小姐等着你,还不快去!”

  李逵满嘴的怪话,连带着刘清芫也学坏了。刚才史文恭没反应过来,再说当时他们站的远,桑红叶也不会听到他们说话。所以,史文恭被问:“你眼馋她的身子。”没有让他有多少尴尬。可是李逵就不一样了,这厮嗓门大,而且桑红叶就站在边上,这要是让他吼了一嗓子,整条街都要知道他史文恭伤风败俗,桑红叶说不定要找他干架。

  史文恭近乎哀求的靠近李逵的耳畔,耳语道:“李逵兄弟,老哥我已经二十六了。”

  李逵暗暗点头,这年纪不算小了。至少比他大,但史文恭为什么告诉他自己的年纪?

  不会是他还没有结婚吧?

  李逵给了史文恭一个明白的眼神,故意拖长了音道:“还请劳烦史大哥帮忙招待汴梁来的客人,小弟先告退了。”

  “那个女孩是谁,长的花一样?”桑红叶看向了刘清芫的方向,问道。作为女人,对于危险的感知是非常灵敏的,可当她发现对她不满的是个女孩的时候,心里头觉得有点好笑,这么大的女孩就争风吃醋?

  再说了,李逵这样的人,不会是什么抢手货吧?

  太匪夷所思了。

  李云开口道:“红叶姐姐,你不知道那是刘葆晟将军的女儿,李逵运气好,救了他们一家的命。这不才走动了起来。”

  桑红叶若有所思道:“怪不得。”

  她也想起来了临沂之行,李逵大杀八方的那股之滔天的战意,让人惊骇不已。同时,这次她的义父童贯也差点在临沂发生意外。算起来,李逵不仅仅那次救了刘葆晟的命,还连带着救了童贯和她的命。心中顿时了然。

  桑红叶就算是知道了刘葆晟的身份,对刘清芫也没有太多的想法。巴结,又巴结不上。她虽然在皇城司当差,但宫里宫外的关系,皇城司的番子都要谨慎。万一落在有心人眼里,少不了是一场麻烦。

  李云是个热心的性格,拉着史文恭对桑红叶介绍道:“红叶姐姐,这位是史文恭,史大哥。以前在京城的御拳馆学艺,是个高手。”

  “御拳馆?”桑红叶美眸中露出些许惊诧,御拳馆距皇城司办公的区域很近,就在皇宫边上。

  而且很多皇城司的中层军官,都来自于御拳馆。

  御拳馆出来的,恐怕武功都不会差。

  史文恭给了李云一个感激的眼神,心说:“这小子激灵,上次没有白救他!”装出一副彬彬有礼的样子,史文恭对桑红叶客气道:“红叶姑娘,在下史文恭,有礼了。”

  “妾身桑红叶。”桑红叶难得的装了一把斯文,看着挺温柔的样子。引的边上的梁师成小嘴一阵抽抽,心中暗嘲:女人啊!女人!

  原本,史文恭觉得自己应该从兜里摸出一锭银子,很豪气的丢给李云。然后大手一挥,对李云道:“拿着钱,玩去吧!”

  可他也知道,李云很有钱。他要是给钱,就是折了李云的面子,这么明显的支开李云,会不会引起李云的不满?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李云却热络的介绍起来:“红叶姐姐,你是不知道,史大哥的武艺比我二哥都要强上一两分。”

  “没有的事,没有的事。”史文恭嘴上说没有,可脸上却暗暗得意。武艺,或许是他唯一能够拿得出手的长项了。

  吃饭他也擅长,这是武人的标配。但是要说自己能吃能睡,岂不是让人觉得很没用?

  李云自顾自的说道:“红叶姐姐,你是不知道史大哥的厉害,他擅使一杆大铁枪,舞动起来,宛如一条螭龙环绕,针插不进,水泼不进,战场上一个人就能卷入一群高手,厉害的不得了。”

  史文恭觉得李云话有点多,他摸着下巴,想着是否要打断这小子替他自吹自擂?

  可李云的嘴根本就停不下来:“而且史大哥的弓也使的好,指哪儿射哪儿,百发百中,是这个。”说话间,李云比划了一个大拇哥,高声道:“天下弓箭,至少前三。”

  史文恭捂着脸有点听不下去了,李云这厮完全是好心,可好心过头了,痕迹太明显。

  李云兴奋的双手比划着:“最厉害的是,史大哥骑马还好,战场上人马合一,这弓步起码有四五百斤的力气,尤其是这腰的力气,简直就是万中无一,二哥说上千斤的力气都在这腰上了……”

  “李云!”

  史文恭就算是个好脾气,这功夫也忍不住了,他可没求着李云夸他的腰好。尤其是面前还站着一个大姑娘,这不是让他没脸没皮的当着女孩子耍无赖吗?

  李云这才发现,除了他之外,连梁师成都闹了个大红脸,顿时发觉自己闯祸了,哈哈笑着,拔腿就跑:“二哥,等等我!”

  刘清芫和李逵见面后,开口就说:“我要走了!”

  “回老家吗,也好。”

  “不是去京城,你能来吗?”

  李逵叹气道:“等两年后吧。”

  刘清芫惊愕的看着李逵,心中雀跃不已,他这是给自己告白,让她等他两年吗?羞涩的情绪笼罩全身,刘清芫红着脸娇羞的低下了头,宛如那水莲花被微分拂过的风情。

  李逵傻眼了,他是否说错话了?

  两年。

  两年后,应该是他参加省试的时间啊!

  这妮子害羞个什么劲?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496533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