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87章 还是太年轻

第187章 还是太年轻


  码头货场大火?

  这事穆氏兄弟心里门清,本来就是穆春坐下的糊涂事,因为怨恨码头货场囤积大量的茶油,让他们少赚了万贯。

  本来就做事跋扈的穆春越想越气,一把火就把货场给烧了。

  这事只是俩兄弟私下里说,但没想到什么也没做的贾道全却替他们背了黑锅,这小子,穆春不干了。这货也就是傻,贾道全要不是在他们兄弟面前一而再再而三的说货场囤货,打压茶油价格,穆春这傻小子能做出如此胆大包天的事来?

  他一个外乡人,来颍州,举目无亲的,能想到是因为有人提前囤货了,让他们受到了损失?

  再说了,他们的生意本来就赚了几千贯,要是贾道全不说,俩个没见过大钱的江州土鳖,能开心的冒鼻涕泡。

  这是贾道全故意拐带着让这两人做下了糊涂事。

  只是贾道全也有失计议,没想到最后李逵找补损失会落在他的头上?

  他属于背地里使坏,还没功夫偷着乐,就很没征兆的被挖掘出来的正主。高孝立让他赔钱,一点也不冤枉他。而贾道全能不知道穆氏兄弟放火的事?

  颍州地面上,他想要派人盯着穆氏兄弟,这俩人根本就躲不过去。

  更何况,穆氏兄弟来颍州之后,对他们来说,是个完全陌生的外乡。身边安排跑腿,帮衬的人手都是贾道全安排过来的手下。但凡要有点风吹草动,一准就禀告了贾道全。可以说,贾道全对穆氏兄弟的一举一动都了如指掌。

  只是让老谋深算的贾道全都没想到,千算万算,没算到李逵这厮竟然用势强压高孝立,然后高孝立又用势强压自己。这仿佛是江里的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而他贾道全在颍州谋划多年,竟然不过是混成了个虾米的局面,让他愤恨不已。而这时候,他已经有些坐蜡了。不过现在还不是表明心计的时候,他故意买了个惨,把穆春诓了出来,果然这傻小子还傻呼呼地认了下来,码头的火是他放的。

  “贾大哥,穆春行不改名,坐不改姓,码头的事情就是我做下的,有道是好汉做事好汉当,我穆春就算是下大牢也不会连累贾大哥。我已经打探清楚了,码头上没事人,最多也就是个失察,判个流放也就差不多了。”穆春满不在乎道,他丝毫没有觉察到贾道全目光中的异样。

  “二弟,你且退下!”一直在边上没有开口的穆弘上前一步,拦住了情绪激动的穆春。

  “兄长!”穆春很不甘心的喊道,他觉得自己应该有所表示。

  穆弘沉下脸来,低吼道:“我的话不好使了是吗?”

  “不,不是,大哥你听我说!”穆春磕绊的语无伦次,想要解释,却看着兄长阴沉的脸色,顿时气闷的让了两步。

  这年头的武人都有两个很显著的性格,中二且直接。

  他们不正直,却拥有直来直去的性格,说是善恶不分,也不为过。但只有这样,江湖人才觉得获得洒脱。

  穆春就是如此,更何况,十七八的年纪,正是人生中最为血气方刚的年纪,胆子大到没边没际,穆家又是两个少年当家,已是无法无天习惯了。

  穆春的火气来的快,去的也快。

  兄长开口之后,他就在一旁不再开口。

  穆弘不同于穆春,他是家里的老大,加上要顾全兄弟,主要是照看弟弟不要被其他恶霸欺负,最好还能成功欺负外乡人,仅这一点就很不容易,甭提多操心了。别误会,穆氏兄弟可不是孤儿,他们的老爹还活着呢,只是穆员外根本就看不住他哥俩。于是看似穆弘就多了一些稳重,可终究不是自己的本意。本质上,他是一个暴躁的,做事不论对错,只论自己心意的恶人。江州地方上,被他哥俩欺负的人数不胜数。

  表面上看,穆弘要比他兄弟强很多,至少多了一份隐忍,似乎有点阅历的样子。可他那点江湖道行,在贾道全面前根本就不够看。

  贾道全是什么人?

  这是个能在颍州地面上,用他那些个阴谋诡计就能玩出花来的狠角色。要不是遇到个一心想要办他的通判徐让,早就稳稳的当上了颍州乡绅的头子,那时候即便和高孝立对抗,也完全不会落到下乘。

  他一眼就看出了穆氏兄弟缺少足够的江湖经验,年少且冲动好斗,只是穆春这小子也太虎了吧?

  你烧了人的货场,临了不跑,也不躲,还想着吃一场官司就摆平?

  这脑子行走江湖,你家大人心可真够大的。

  不同于穆春,穆弘的脾气更加暴躁,但是他发作起来,没有任何迹象,有种突然间就炸裂的触不及防。他拦住兄弟,并不是不让穆春说下去,而是他从贾道全,还有管事的口中得到了一个信息,对方并没有要报官的意思。

  说什么将主犯交代上去。

  不过是一句说词。

  贾道全见状,知道自己不能再继续诓人了,苦着脸实话实说,却是七八句真话中,夹杂着一句假话,就算是贾道全家里人,也难以分辨真伪:“贾某在颍州多年做官,做那不入流的小吏。大概七八年前吧!常平仓出了乱子,原本以为这么多年过去,已经相安无事了,没想到还是被人抓住了痛脚,如今对方将码头货场的损失来说,不过是托词。实际上是让某出钱免灾,免除七八年钱的那桩官司。所以,贾某让二位离开颍州,并不是看轻两位兄弟,而是此事和你们无关。”

  “贾某让二位不远千里来颍州贩卖茶油,本来就是存着让两位帮忙的心思。如今贾某还欠着两位的恩情,再让两位留下涉险就太不当人子了。再说,贾某并不是要反抗,而是筹钱就能摆平,没有你们担心的那么凶险。”

  他虽说了真话,但更清楚这帮江湖人的性格。

  真要是他遇到了难处,他们扭头就走,面子上肯定过不去。

  江湖人,活的就是这张脸,为了所谓的‘义气’二字,连性命都可以不顾。

  果然,没等贾道全说完,穆弘就不高兴了,眼角微微挑起,凶光毕露,冷冷道:“哥哥是看不起我兄弟二人?”

  “哪里!”贾道全假惺惺的站起来,扶着穆氏兄弟的手臂道:“你我兄弟,贵在交心,今日我贾道全蒙难,实不忍让兄弟为愚兄操心。而且你们留在这里,恐怕会让你们深陷其中,这又何苦?”

  “哥哥休要说胡话,我等兄弟交心,自然是有难同当,有福同享,今日哥哥就是赶我兄弟二人,我兄弟也不会答应!”

  “没错,我大哥说的对!”

  “可是,这不是人手的问题。而是……”贾道全说到这里,故意长长的叹气道:“实在是对方太过跋扈,你兄弟又是眼里不揉沙子的好汉,恐怕到时候会忍不住动手。哥哥损失些就能摆平的事而已,不用让两位贤弟趟这浑水。”

  贾道全越是表现的高风亮节,穆弘二人越是固执,执意要留下来。

  甚至穆春表示,他们兄弟二人这趟生意的本钱和利润都可以拿出来帮贾道全度过难关。

  只不过,贾道全就是不准,双方就此僵持了下来。

  穆弘一心想要帮忙,却被贾道全执意拒绝,本来脾气就暴,如今更是眼皮子都在跳,头皮都在跳,似乎全身上下,都浸泡在怒火之中。

  要不是贾道全演技实在高人一等,穆弘恐怕早就暴起了,见贾道全实在不肯说,只能转身拉着管事问:“你说,对方到底摆下了什么道道,让兄长如此为难?”

  “是钱。”管事偷偷看了一眼贾道全,摄于主人的威望,表现出小心谨慎的样子。可没想到贾道全故意沉下来道:“滚出去,少乱嚼舌根子!”

  可管事的也会来事,故意表现出忠仆的样子,对贾道全哭喊道;“老爷,可是对方开口就要四十万贯,家里如何拿得出来?”

  四十万?

  还带贯?

  这要是换成铜钱,堆在他们来时候雇的大船上,恐怕船也要沉吧?

  穆弘和穆春原以为他们这趟生意坐下来,已经算是有钱人,听了管事的话,俩人连连倒吸冷气,这贼厮鸟,该多少钱?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5005757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