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82章 恐吓皇亲

第182章 恐吓皇亲


  “高爷,这位高老爷是皇亲!皇亲啊!”

  老邢做捕头这么多年,遇到过无数不靠谱的上司,但是李逵这样就看对方家财多就要拿住对方赔钱的浑人,还是头一次见。

  更要命的是,知州大老爷竟然是他师祖,还将他这个可怜的老捕头调给李逵听用。

  他不知道上辈子自己是造了什么孽,摊上这等倒霉事!

  这世道还有天理吗?

  敢诬赖皇亲的也就李逵这家伙了,简直就是无法无天。

  高俅原本还想跟着一起去看热闹,听到捕头老邢的提醒,顿时觉得还是不要参与的微妙。他眼神左右划拉了几下,想找个合适的机会溜了再说,万一真要陷入进去,李逵这家伙关系铁,自己不过是个汴梁的落魄户军户,肯定得完蛋。

  可是眼睁睁的看着李逵去送死,也不是他的风格。

  急公好义高太保,岂能是浪得虚名之辈?

  再说李逵,高俅仔细打量了李逵之后,觉得李逵不该是这么莽撞的人啊!随即心头怀疑起来,不会是另有隐情?

  于是,高俅偷偷拉着李逵到了边上,好言相劝起来:“人杰,这其中是否有误会?你也知道,就算是皇族犯罪,地方官也没有权利宣判,只能等宗正司聆讯,外官可没有审问的资格。就算是有皇族在颍州为非作歹,学士他老人家就算是想管,也不管不了。”

  李逵认准的事怎么可能有误会,当即拨楞脑袋,大声道:“没误会,这厮嫌疑最大,就认他了!”

  高俅脑壳有点针扎的疼,觉得李逵这厮好赖话都听不明白。只能用苏轼去压李逵,警告道:“李逵,你也知道对方的身份是皇亲,真要是引起京城的哪些王爷爵爷的怒气,恐怕到时候学士他都要受你的连累。”

  李逵古怪的看了一眼高俅,傻笑道:“没事多读读书多好,皇亲应该姓赵,你哪儿听说过皇亲姓高的道理?我的货场被一把火烧了,颍州能赔钱的主不出十个人,但这里面绝对没有姓赵的大户。他说皇亲你就信,你要多单纯才能相信?颍州的首富哪有姓赵的,不过这位说起来,倒是和你一个姓,说是你亲戚我倒是信。”

  对啊!

  颍州城首富高老爷,不就姓高吗?

  当然,李逵说的是他亲戚,高俅说什么也不信。他要是有地方首富的亲戚,早就来投靠人家了。还用在京城实在过不下去了,投入苏轼的门下?

  高俅觉得自己被捕头老邢给骗了,对方拿他的智商开了玩笑,更让他痛苦的是,自己还竟然信了。这是多么让人沮丧的结果?

  捕头老邢根本就不敢走,就在边上,李逵反驳的话,一句不落的都落在了他的耳朵里。见高俅是来帮忙打消李逵莽撞的帮手,顿时不敢怠慢,深怕高俅没说服李逵,最后自己成了李逵莽撞的祭品。顿时高声道:“高爷,是皇亲国戚,他家是太皇太后的族人啊!”

  太皇太后?

  那就是国戚,不是什么皇亲?

  不过,国戚和皇亲有区别吗?

  不,区别大了。

  大宋建国一百多年,皇族数量几万,更不要说八竿子都打不到的亲戚,在开国的年间也胡乱被按上了皇亲的身份。真要说皇亲之中,除了几个王爷公爵,在地方上出现的皇亲没什么可怕的。毕竟,他们虽然身份尊贵,但是几乎没有得宠的可能。

  但是太皇太后一族就不一样了,相比皇亲来说,国戚规模就要小很多。而且国戚只有当朝活着的才金贵,其他多半是草芥。除了少数几个大家族能将家族底蕴保持下来,大部分都会在换代之后,以最快的速度落寞下来。

  而且每一代皇帝都会有国戚,过气的国戚不过是有个身份而已,啥用也没有。

  一旦牵扯到了太皇太后,那么肯定是当朝的国戚。高俅看李逵的眼神都有种后怕,李逵的胆子也忒大了一点吧?

  可是李逵却浑然不在意道:“光天化日之下,有人在码头重地纵火就不说了,还让人逃脱了,本来就有本地大户乡绅出手,要不然根本就不会出现这等怪事。”

  “那么高老爷可有把柄落在你手上?”

  高俅觉得挺奇怪,李逵开口之后,他反而平静了下来。似乎李逵一直扮演者有主意,有主见的主心骨身份,他说什么也猜不透李逵的心思。但高俅总有种感觉,李逵的心思不简单。

  李逵懊恼道:“查了一天,连根毛的消息都打听不到。”

  捕头老邢在边上低声嘟哝:“但是李爷,这才一天呢?”

  李逵瞪眼道:“万一案犯离开了颍州呢?一天,我一个时辰都不愿意等。”随即,他又说起自己的理由起来:“高家虽然是国戚,可我也仔细询问过,这高家不过是太皇太后的侄孙而已,他爹还不是太皇太后的亲弟弟,这样的国戚,宫中是不会愿意搭理的。再说了,真要是出彩的人物,他堂堂国戚,会窝在颍州这等小地方,而不去京城当大官?”

  “你是说,这人可以拿捏?”高俅忽然有种拨云见日般的开朗,得亏李逵把道理说透了,要不然他还真的能吓个半死。

  李逵撇嘴道:“颍州的衙役指望不上了,但是我认为真要是有人对货场动手,这个人恐怕还真瞒不过颍州的这些坐地虎。只要去试探着吓唬吓唬他,说不定有意外的收货。真要是按照衙役的手段去,大门大户连门房都进不去,除了在码头上整日欺压良善,作威作福,还能做点啥?而且他们还有一个好处,地面的人头熟,基本上没有消息能瞒住他们,比衙役靠谱多了。”

  李逵继续道:“再说了,高家在颍州发迹不过四十年,但已经成了根深蒂固之势,我真想不出来这家平日里不做些鱼肉乡里的恶事,我都鄙视他有这么多钱!”

  有钱不是罪。

  但有钱人的胆子大,是肯定的。

  胆子大,就容易犯事。

  大宋有的是办法对付这些人,虽说御史台如今都是旧党的门徒,但是各地那么多的新党倒霉蛋一个个眼巴巴的等着旧党倒霉。太皇太后可是旧党的大旗,她老人家的亲戚要是做出有亏德行的事来,指不定会闹大。

  所以,他根本就不怕高首富跳起来,因为他跳起来,不仅不会平息麻烦,而且会引出更大的麻烦出来。届时,被李逵整的没办法的高首富,就算不是纵火的案犯,也能暗通款曲,帮李逵将真正的案犯揪出来。省得他一天到晚瞎跑,还不见得能跑出个结果来。

  “人杰,你有几成把握?”听了李逵的分析,高俅顿时信心涨了起来,真要是按照李逵的说法,确实有很大的可行性。

  不过李逵咧嘴一笑,让高俅的心顿时凉了起来:“没把握,试一试,总好过没头苍蝇似的瞎转!”

  原来李逵是没了耐心,才找了个目标死怼。

  高俅替这位本家的高老爷先哀悼半晌,这厮也太倒霉了些。

  没惹到李逵不说,却无端被李逵赖上。

  颍州城外,高家庄园,奴仆慌里慌张的进来,刚见着自家老爷高孝立,顿时跪倒在老爷面前,惊恐万分道:“老爷,不好了,庄子,庄子被州衙给围住了!”

  庄主高孝立是个白胖的中年汉子,留着有些稀疏的胡须,给人一种虚胖的软弱。但是一双眸子却阴沉阴沉的,不好招惹。

  高孝立捻着自己下巴上的胡须,嘀咕道:“是春兰那个贱婢的事发了?”

  “去年逼死庄户的案子?”

  “还是私采矿藏的秘密被揭发了?”

  ……

  不得不说,高孝立是个合格的富人,为富不仁中的一员。也符合他皇亲国戚的身份,在远离京城的地方,快活地鱼肉乡里。

  不过,这段日子高老爷的心很不顺,抢了个民女吧,人家死活不从,然后连带着还死了人。小妾偷人,给他戴了绿帽子,被他埋在了后花园里,做生意赔惨了……

  总之高老爷很心虚,他知道自己的身份,也就是个乡间的土财而已。真要把他当成皇亲国戚,宫里的那位圣人也不认啊!

  加上自己身上实在不干净,想了一阵,自己却后怕了起来。

  高孝立偷偷叫来管家,让人出门去打听到底他犯的哪个案子,引来了州衙的衙役。

  管家授命而去,不过很快又回来了,脸上多了一个巴掌印,捂着脸对高孝立哭诉道:“老爷,出庄子的路都让衙役们给堵了,根本就出不去!”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50091449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