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52章 牛皮吹上天

第152章 牛皮吹上天


  “世兄,昨日幸苦了?”

    “不幸苦,不幸苦!”

    苏过一大早就堵着章授的房门,章授能不知道苏过的来意?心说,自己堂堂一个进士老爷,虽然没当成官吧!

    可你们也不能太不把进士当回事了吧?

    哄着让他写信给蔡卞,然后一大早苏过端着热茶糕点过来,表面上是来慰问了,实际是来拿他给蔡卞写的催粮信。什么茶汤糕点值十万石粮食?

    无奈,章授回头进了屋子,从书案上将写好的信看了一遍之后,折起来放入信封之中,就落了一个私章,写上世叔亲启几个字,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苏过忙拿过信,准备离开。他还忙着去驿站投送,驿站快马的话,两天就能到大江边。最多三日,就能抵达江宁,送到蔡卞的案头上。

    没办法,时间不等人。

    可章授却丝毫没有让苏过轻松离开的意思,拉住苏过的衣袂,揶揄道;“贤弟,你也知道的,为兄虽然中了进士……”

    这话刚出口,章授就感觉到苏过脸上浮现的尴尬。急忙轻轻的打了自己的嘴,抱歉道:“为兄没有取笑贤弟,而是另有……”

    “没事的,世兄但说无妨。去年小弟下场,有点孟浪了,才学不足,定力不足,阅历也不足,弄的个落榜的惨淡结果。原因在小弟身上,世兄不必为了照顾小弟的情绪,有所顾及。”

    苏过坦然道。一开始,他对于落榜确实非常沮丧,19岁下场,参加省试,和当年他父亲苏轼,叔叔苏辙赶考的年纪差不多。可是他父亲和叔叔第一次下场就高中,但是他却铩羽而归,连省试都没有过,更不要说殿试了。这肯定不是运气,而是才学不足。

    一想到被外人说道,老子英雄,儿子狗熊。

    苏过的心里就挺不是滋味。

    别看他老爹宽慰他时候说什么:“科举考的是实力,同时也是运气。你叔叔和我要不是当年遇上了永叔前辈,也可能科场折戟。你不用气馁,下次继续来过。”

    嘉祐二年的主考官欧阳修对苏轼兄弟是非常推崇的,甚至断言,他日此子必然成为文坛领袖。

    苏轼说自己要不是遇到了欧阳修,也可能考不上,不过是为了让儿子宽心之语而已。实际上,内心挺烦躁。他老苏家丢人丢大发了。被寄予厚望的苏过,没想到连省试都过不去。岂不是说老苏家的子弟都不诚事?

    想当年,陶渊明生了五个儿子,一个比一个蠢,甚至写下《责子诗》感叹:

    “虽有五男儿,总不好纸笔。

  阿舒已二八,懒惰故无匹。

  阿宣行志学,而不爱文术。

  雍端年十三,不识六与七。

  通子垂九龄,但念梨与栗。

  天运苟如此,且进杯中物。”

    生养了五个傻儿子的陶渊明,显然面对一个比一个傻的儿子,内心满是绝望。苏轼也担心,万一……

    苏过多么敏感的性格啊!他哪里会听不出来老爹对他的期望,同时又担心他承受不住压力。这种无私的父爱,相比大哥二哥来说,简直就是奢望。也只有苏过一直在苏轼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也就是这份浓烈的亲情,让苏轼对苏过有天大的期待。希望儿子能够重振精神,在失败中逆袭。

    再说,这话苏过不过是听听,他是说什么也不信的。

    自己的父亲和叔叔,他们俩兄弟不管是在大宋任何一科下场应试,断没有落榜的可能。如果落榜,就只有一个可能,主考官徇私舞弊了。不管谁担任主考官,恐怕都不敢保证自己的文章一定会胜过苏轼和苏辙,这才是他们俩兄弟最大的依仗。

    运气之说,不过是托词而已。

    用这个来宽慰苏过,显然是苏轼想当然了。因为用自己和弟弟的幸运来宽解儿子,显然是不可能让苏过放下失败的阴影。

    苏过也不可能将人生目标放在父亲和叔叔身上,这都不是他能够达到的高度。到了苏轼苏辙的才学程度,已经和苦读没有多少关系了,是天分,是碾压常人的才智。

    苏过恐怕这辈子都别想要在父亲和叔叔面前找到人生的自信了,但他还是找到了一个倒霉蛋,并且从对方倒霉的经历上,获得了些许的安慰。

    那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爷爷,老苏。老苏屡考屡败,最后自己落榜到没信心了只能把希望寄托在二儿子和三儿子身上。苏过觉得,他这么年轻,把希望寄托在儿子身上有点早。想到爷爷的倒霉经历,他人生中第一道坎,瞬间就过去了。

    这个秘密一直存在了苏过的心头,谁也不敢告诉。

    同时,科举不第,是苏过心头的刺痛。

    要是能够高中进士,他就不用种地了。就算是不当官,最次的文散官爵禄,也是有钱拿的。至少30贯一个月跑不了,都能不做事,光领俸禄,这日子想一想就让人兴奋。不仅如此,娶媳妇,生儿子养家的钱都有了。也不用老爹担心他娶不上欺负,给不了家产,而偷偷攒钱。问题是,苏轼总是攒不下钱来。

    想到此处,苏过暗暗下定决心,一定要参加下一科的省试,而且一定要中进士。

    苏过微微行礼道,语气平缓,不失礼节道:“世兄,我先去送信了!”

    “别,等等。”章授突然拉住了苏过,犹豫再三才,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贤弟,为兄不知道有有一句话当问不当问?”

    苏过有点诧异,心说:不该问,就别问呗!

    可章授也为难啊!

    蔡卞这老小子,自己老爹的面子都敢不给,他真要是诓骗了江宁府的十万石粮食,蔡卞会轻饶了自己?

    想到将来如何面对那个让他头痛的蔡卞,章授不得不拦住了苏过,想要问个清楚。真要是苏轼没钱,到时候等粮食起运之后,计算好时间,快要颍州的时候给蔡卞去信,就说苏轼手中没钱,让他先赊账。这样做,虽然把蔡卞的怒气都倾斜在了苏轼的头上,好让他躲过。最好的结果就是,苏轼筹备一点钱,好让蔡卞派来送粮食的人回去有个拆兑。

    真要是一点钱也不给,干脆把所有的账都算在苏轼头上好了。

    他章授真的怕面对蔡卞。

    说起来有点让人不耻。

    可谁让苏轼的头够铁,兴许蔡卞面对苏轼也是无计可施呢?

    苏过在心中猜测了几个可能,不过他也不在意,反正李逵这厮有办法,太有办法了,连父亲在颍州的亏空都琢磨着能填补了,还有什么能难倒李逵的呢?想到此处,苏过随即笑道:“世兄不用担心,钱已经有眉目了。”

    “贤弟不要诓我?”章授支支吾吾道:“蔡元度此人性格刚烈,难以通融。倒时候哥哥一个人恐怕顶不住。”

    言下之意就是说,万一他顶不住的时候,就把你爹抛出去。

    可没想到苏过反而轻松道:“世兄多虑了,我说的有眉目,是不日就能筹备好购粮款。不过,世兄,恐怕还要麻烦你,再去一封信,恐怕十万石粮食不够用。世兄也不用担心钱不够,到时候可以让蔡待制派来的人将粮款和定金都带回。少了彼此的麻烦。”

    章授可不是三岁儿童,几句好话就能被哄的团团转。

    为什么,他琢磨了半宿,写了一封近乎于欺诈的信之后。迷迷糊糊的睡了一觉,苏轼竟然把钱的问题给解决了。别告诉他,说什么大气运,自有高人辅佐,他不信。

    章授狐疑的目光上下打量苏过,想要从对方的反应中看到蛛丝马迹。可惜,最后还是让他失望了,苏过根本就没有慌张的反应。反而还告诉他:“世兄,钱不是问题,问题是颍州需要粮食!”

    我一定是漏掉什么了?

    还是在做梦?

    章授觉得自己如果相信苏过的话,那么就是自己傻。可问题是,苏过没有必要骗自己啊!就连苏轼也不会骗他,没钱就没钱,赖账说的理直气壮,这才是老苏家人的秉性。当年他老爹和苏轼关系莫逆的时候,就给他们几个说过,苏轼嘴里没有假话,他喜欢苏轼的率真。

    章授觉得自己脑子不够用了,最近消耗比较大,要去补一补。

    再说,贾道全。

    汝阴和颍水的两处常平仓被州府的人控制之后,他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两个异性兄弟竟然眼睁睁的将粮仓给了苏轼派去的人控制,这不是要坏他的大事吗?

    他连夜派人去将刘安和孙卓找来。

    刘安住的近,家里的奴仆去了不久,刘安就骑马来到了贾道全的家中。

    反倒是孙卓住的远一些,报信的人去了还不见回来。

    刘安刚刚入了内堂,贾道全就忍不住问道;“贤弟,为何将粮仓原封不动的给了州府的人,你知道,如今春耕不日就要开始。而春耕之前的粮种也是一笔好收成,万一让苏轼邀买人心的给了穷人,我等岂不是眼睁睁的看着万贯收入打水漂?”

    刘安无奈,唏嘘道:“大哥,你是不知道,我的粮仓那日来了不少禁军,足足数……百人。”他很想说一百人左右,但是这么点人就退缩了,岂不是显得他很没用?

    贾道全沉吟道:“这么说来,是苏轼请动了军队?”

    “可是,我没听说过他和将门有什么关系啊!”

    刘安眼珠子转悠了一圈之后,突然想起了一个人,问:“大哥,会不会是驸马都尉王诜?他和苏轼的关系莫逆,这要是通过他请动了军队,我们毫无准备也情有可原。”

    “可王诜在颍州没有什么故旧啊!不过也难说,京城的世家大族,总有七拐八弯的关系,说不定和那家又联系上了。”

    见贾道全似信非信,刘安心头也是忐忑不已。

    心中暗暗埋怨自己,为什么要急吼吼地赶来?要是等孙卓到了再来,岂不是少了这许多的询问?

    他总不至于说,有一个九尺来高的大汉,扛着铁枪,身上穿着是狮纹猛兽铠,腰间一把穿云弓,威风凛凛的站到了他的面前。当时他连反应的机会都没有,就吓得傻呼呼的将管仓的钥匙给了对方?不过现实是现实,话不能这么说:“大哥,对方带着州府的公文,上面有知州的大印,我就是想要反抗,也抵不过抗命不遵的罪过啊!”

    “没错,好汉不吃眼前亏!”贾道全也不知道是给刘安开脱,还是给自己找借口,将事情轻飘飘的抹过去了。

    第二天,当他看到孙卓被仆人托着从车上抬下来,趴在木板上,哼哼唧唧的样子,鼻子都气歪了!

    “谁敢伤我兄弟?”

    要是孙卓遇到了史文恭,结局一样惨的情况下,他肯定会将实情说出来。可问题是,他人高马大的一条汉子,竟然被一个半大小子给欺负了,他哪里有脸说?

    哥哥是颍州城第一好汉,竟然被个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熊孩子给打了,对方还让了他一只手,真要说这么说了,他还有什么脸面在颍州城混迹?

    哼哼唧唧的想了一会儿,才心虚道:“知州苏轼好不要脸,请来了三个好手,诓我出了寨门之后就偷袭我。”

    贾道全闻听,冷哼一声,怒道:“他们长什么样?”

    “一个红脸的,一个白脸的,还有一个黑脸的汉子,三人拿着兵刃杀将过来,小弟就算是有三头六臂,在没有防备之下,才着了对方的道。然后就被这伙人给打了。打了人不算,还拿出苏轼早就准备好的文书,让小弟签署,被白白勒索了五千石粮食。”

    孙卓一开始说话还不太利落,但说着说着,满腔的怒气都似乎要有一个宣泄的出口,而这个出口就是骂人!

    贾道全很奇怪,自己听很孙卓这厮的话,有点熟悉的样子?

    突然,他脸色的阴沉之色更浓郁了,不过并没有当即发怒,顺着孙卓说话的语气往下说:“那个红脸的用刀,白脸的擅长双股剑,黑脸的自然是丈八钢矛,这三人我认识。”

    “大哥原来也认识,不知这三位是哪里的好汉?”他不过是假借高俅、李逵等人的肤色,随便说了一个组合,没想到竟然是江湖上有名有姓的人物,他顿时有种脑子卡壳的蒙圈。

    贾道全气地就想一拳把孙卓这厮打死算了,你丫把戏文里的‘刘关张’都请来了,我还能说啥!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5038252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