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11章 心刺

第111章 心刺


  李逵蹲在墙根边上,打着嗝,口中阵阵腥气从胃里泛起来。

    李逵是个大肚汉,没办法,练武之人都受不了长年的饥,就算是粗茶淡饭,也能吃的一个普通人家破败不堪。

    “这鱼汤做的差点意思,姜少了,鱼没有过油,还没葱,连紫苏都没有,也没整治好,糟蹋了材料。还有河鱼带有泥腥味,要在活水里多养几日才好。”

    李逵刚吃完就开始埋汰起来食物不堪,气地高俅差点掀桌子和他拼命。东西不好吃,也没见你少吃俩窝头,少喝一碗汤,吃完了说厨子的不是,还是人吗?

    关键是,这些鱼不少还是高俅杀的,李逵埋汰食物不理想,也有埋汰他的意思。高俅也不是和蔫了吧唧的性格,自认为腿脚功夫了得的高俅,当即不服气道:“你要是能耐,你做啊!”

    李逵抬眼道:“叫板是吧!改明儿给你做一道白玉鱼汤,让你见识见识啥叫对食物的敬畏。我说不好,是因为糟蹋了材料,可惜了。”

    高俅气地一扭头,却看到了秦文广巴结的笑脸,顿时有点气馁。

    他发现自己被一群来自沂水的糙汉给包围了,有点气恼不过。秦文广倒是个好说话的,但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位不是来巴结他的,而是看在学士的面子上,才对他好言好语供着。可高俅面对秦文广的巴结,高俅心惊胆战的根本就不敢消受。不仅如此,他还得陪着小心应对。高俅苦着脸,心说:自己福分浅薄,根本消受不起啊!

    之前李逵直接了当说了两人的身份。

    将门子弟,这个身份高俅是不屑一顾的,毕竟将门在文人面前啥都不是。

    他高俅虽然文采堪忧,但也是学士门徒,自然有他的傲气。但他们两人另外的身份就让高俅不敢轻视了,当今官家最宠幸刘氏的姐夫。

    高俅也就是最多打着苏轼的旗号在小地方狐假虎威,而且这旗号还经常不好使,不给面子的太多。

    高俅说什么也想不到自己还能和宫里搭上关系,可韩大虎对他不假辞色,完全以李逵为马首是瞻,而秦文广呢?看着是个简单的人,可问题是这种人哄骗容易,高俅自信能够耍的秦文广团团转,也很难被错穿,可一旦被秦文广发觉自己被利用之后,恨起来也是惊心动魄的主。

    高俅有点埋怨李逵,带这么高端的同伴来干什么?

    这不是给他添堵吗?

    小心伺候着,还怕对方不乐意。

    两个时辰之后。

    晚风来袭,春日的风最是阴冷,却总是带着一种俏皮的姿态到来。

    伴随着夕阳西下的美景,一辆古拙的牛车从官道上拐下来,顺道上堤坝,朝着他们缓缓而来。

    “来了,来了!”

    高俅远远的就看到苏轼的那辆车从官道拐到了河堤上,拉车的牛悠哉悠哉的慢悠悠的走着。等车近了,才看清楚,赶车的是个年轻人。年轻人不是别人,是苏轼的儿子苏过。自从苏过成年之后,苏轼赴宴多半是儿子跟在身边照应。在此之前,是高俅。

    而文豪……

    醉了。

    脑袋歪在车厢边上,嘀嘀咕咕的絮叨着什么。

    “父亲,父亲到家了。”

    主人不在,女主人在家的时候,拜访是忌讳。李逵等人只能在外头等着,和高俅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着。

    文士醉眼朦胧的睁开眼,扶着车把颤颤巍巍的对一棵杨柳挥手:“诸位盛情难却,可相逢终有一别,回去吧!回去吧!”

    堤坝的院子里,走出一个俏丽的中年妇人,年纪也不算太大,穿着粗布粗衣,却掩盖不住曾经的美貌。

    听到文士如此说话,顿时眉头微微蹙起,叹了口气,急忙赶过去扶着文士。

    李逵等人都走到跟前了,看着这一幕,也不知道该打招呼呢?

    还是该装作没看见?

    年轻人将文士扶进了院子之后,匆匆赶来告罪:“几位,家父醉了,让几位见笑了,不知几位是……”

    高俅先开口道:“叔党,这几位从沂水赶来,这是沂水县令周元的弟子李逵,这两位是地方……乡绅。”

    “拜见小师叔!”李逵顺势从兜里拿出了周元写给苏轼的信,然后奉上了礼单。

    年轻人正是苏轼的小儿子苏过,他从出生之后就一直跟着苏轼,也是苏轼最为喜欢的老儿子。苏过自然知道周元,是父亲在杭州收的弟子。几年前在京城还来过几次,印象还是有一些的。急忙将李逵等人迎入了家中。

    奉上清茶之后,闲聊了几句,多半是客套话。

    等到茶水凉了,也该是客人自觉告辞的时候。可他很憋屈的发现,李逵是个实在人,秦文广死赖着不想走,韩大虎也只能陪着。

    这会儿功夫,苏过只能硬着头皮盛情道:“寒舍已备下粗茶淡饭,还请几位不要嫌弃。”

    “小师叔太客气了,吃啥都行。”

    “叨扰了主人。”

    “我们就不客气了。”

    高俅几次想要给苏过提点几人的身份,都没有机会,这会儿他算是看透了。李逵几个根本就不用他给苏过介绍,因为苏过很快就会看出几人的不同寻常来,主要是脸皮贼厚。

    临了天黑了,苏轼还没有醒来,李逵这才失望的起身,开口道:“还请小师叔转告师祖他老人家,我们明天再来。”他原本想着等苏轼醒来之后说上几句话,最好能把他们此行的目的解决了。可惜,等了很久,苏轼还没有醒来的迹象。

    苏过这时候连笑都僵在了脸上,挥着手站在门口送走了三尊大神。

    他们一家人四五天的粮食,让李逵等人吃了个精光。就李逵这肚量,说自己是读书人,苏过也不太信!

    可问题是,周元师兄信上明明白白说了,李逵就是他弟子,还是首徒,想必应该有过人之才吧?

    半夜,苏轼醒来了,嚷嚷着口渴,喝过温茶水之后,苏轼这才想起来,好像回家的时候有几个生人在门口……捂着脑门想了一阵,求教枕边人:“我好像记得有人来家里了?”

    “听过儿说是你在杭州收的弟子,姓周。在沂州当官,派了身边的弟子来。没想到你醉的不成样子,只能告辞离开。”妇人无奈道。

    大宋对于酒文化的宣传几乎是不遗余力的,从朝廷到地方,各地都大力鼓舞酿酒和饮酒。

    这在古代是极为罕见的一段历史。

    直接导致的结果就是,大宋的酒鬼及其多。

    尤其是文人,对于饮酒几乎到了疯狂的地步,大文豪欧阳修还自称醉翁,丝毫不以酒醉后的憨态而惭愧。苏轼也不例外,他也是此中的豪客。只不过醉酒之后,憨态让家人难以接受。苏轼想了想,问:“人呢?”

    “回客栈了。”妇人道。

    苏轼不开心道:“为何不留客住下,咱们家现在比黄州的时候好多了,屋子很宽敞,有钱留客。”不过随后他又高兴起来了:“明天沽酒切肉,在家里请来喝一场。”

    有过醉酒经验的人都知道,一旦酒醒了,想要继续睡就难了。

    苏轼披着厚实的冬衣,跺了跺脚转身点上油灯去了书房。

    在书房的案头上,果然放着周元写给他的信,已经拆开了,显然儿子苏过已经看过。他斜靠着展开信件,周元在信里把李逵等人颖州的来意说明了,就是来求老师给沂水产出的一种叫雪花盐的商品扬名,写一首应景的诗词。

    而且附赠了雪花盐的功效,去除了苦味的盐,将盐中的卤毒同时带走,是一种色泽雪白的极品盐。苏轼还找到了送来的样品。

    打开之后,瞅了一眼,顿时有种心旷神怡的感觉。

    白。

    太白了。

    取名雪花盐再合适不过。

    写诗作词对他来说毫无难度,轻松的扬起嘴角的微笑,展开了书案上的宣纸,将墨色调匀之后,打起了腹稿。

    忽然间,他打了个哆嗦。疑神疑鬼的看了一眼左右,没发现有人。暗自好笑的摇摇头,脑袋枕在了拳头上,似乎要落笔却迟迟没有动静,他忽然间仿佛置身于当初那场劫难之中。幽暗的牢房内,死寂一般的沉静。只有幽暗中的生物,在深更半夜才会探头探脑的出现,脚步声在悠长的牢房中回荡着,咚咚咚……

    “犯官苏轼,‘岂是闻韶解忘味,尔来三月食无盐’是否你所写?”

    “是!”

    “此句抨击盐政,是否有诋毁官家之意?”

    “决无此事!”

    ……

    望着替皇帝聆讯的内侍离开,苏轼再一次陷入了天牢无声的恐惧之中。好死不死的是,大儿子当天送饭来的时候送了一条熏鱼。原因是钱不够了,买不起肉,大儿子苏迈给深陷囹圄的父亲买了一条鱼。说好了送肉是平安无事,送鱼是断头饭。苏轼说什么也没想到,自己的儿子为了让他吃好一点,竟然把如此重要之事给忘记了。吓得他连夜提笔给弟弟苏澈写绝笔信,还给妻子写了遗言。完事之后等着砍头的日子,等了好几天,却没人搭理他。

    他瞅着牢房的房梁,琢磨着是不是皇帝想要让他自己上吊自裁?

    要不是房梁太高,他爬不上去,说不定早在十年前就死在汴梁了……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5078566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