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李逵的逆袭之路 > 第109章 书林小学生

第109章 书林小学生


  李逵掰开秦文广的手指,将他推开了一点距离之后,嫌弃道:“你都一脸褶子了,叫我哥哥,要点脸行吗?”

    “为了见苏学士,要脸干什么?别说哥哥了,就是叔叔也叫得。”

    秦文广这辈子就喜欢舞文弄墨,但是碍于天分有限,他既没有登科高中的运气,也没有学林赫赫之威名,一辈子浑浑噩噩,混吃等死,挥霍着祖辈积攒下来的家业。

    这次去汴梁,见识了不少学林的前辈,让他流连忘返于京城学子的文会之中,无法自拔。

    当然,就他那水准,能够和他旗鼓相当的是些什么人,用脚趾头都能猜出个一二来。

    不是落第的士子,就是在太学蹉跎岁月的庸人。

    真正有才学的文士,对他这等小地方来的拘儒是看不上眼的,京城名声惊艳的几位学林前辈他一个都没见到。

    黄庭坚在编史。

    小苏学士也在京城为官。

    可惜,这两位,不是他这样的连太学都进不了的学渣能见到的。黄庭坚和苏澈的文会,秦文广也没资格参加,就算是被他仰慕的大名士,也难以有机会参加京城顶级文会。

    而大苏学士,这是士林的标杆,是大宋士林的一朵奇葩。

    这辈子要是能见到,对秦文广来说,死也心甘。

    刘葆晟在边上气得发抖,刚揍完,自己大女婿的文青病又犯了,似乎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这让他内心深处涌出深深的绝望,这个女婿还能要吗?

    而李逵对于老刘家女婿有了一个更深的认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

    恐怕程知节比秦文广也好不到哪儿去。

    或许只有韩大虎在李逵眼里还能算是个正常人。

    李逵最后也没能将秦文广的念想给断了,这位的决心太大,为了堵住李逵,不让他偷偷离开,他甚至不惜堵在李逵的门口,冻了一宿。无奈之下,只能带着这个累赘去了颖州。

    从沂水出发,过运河南下一直到颖州都有水路可通。

    一路上倒是平稳,就是速度慢了一些。

    从码头上下来之后,韩大虎让他的管家去雇了几辆大车,浩浩荡荡的朝着颖州州衙而去。大宋的官制很有意思,知州分京畿重州、军州和散州,前者身份高贵,至少是四品官起步,三品大员担任知州的也有。军州次之,最差的散州比县令好不到哪里去。

    而知州还不是常设官员,州中所有的政务都在推官的管辖范围之内。财政,纳税,府库,转运,只要知州不在,推官就是州府的最高长官。可一旦朝廷派遣了知州之后,悲催的推官就倒霉了,他们所有的权力都会被知州收走,但是还保留了一项权利,直接上奏的权力,说白了,就是给皇帝打小报告,告知州的黑状。颖州算是散州中比较大的州,比沂州强多了。

    牛车拉着货物,在颖州街头缓慢的行进着,李逵不时打量着街头,感觉有点不对劲。

    于是问赶车的车把式:“大叔,为何颖州地面上看不到几个人?”

    “这位小哥是外乡人吧?”车把式连头也没回,手中扬着长鞭,只是在牛背上方来回的荡着,给人一种舍不得打牛,却一直威吓着拉车的牛的感觉。

    秦文广终于还是跟着来了,这家伙的本事或许在刘葆晟的三个女婿中最差的,但决心……

    受不住这货连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手段都使唤了出来,再不让他来,连刘葆晟都要在家头痛不已。守着这么个货,这日子就难了?

    秦文广冷哼道:“我们都是从码头上雇车来城里,谁看不出是外乡人。”

    韩大虎偷偷拉了几下秦文广,说好了路上以李逵为主,他们不过是跟着来帮忙跑腿而已。秦文广动不动就呛人,不知道的还以为他是三人之中说话人呢?深怕惹恼了李逵。

    车把式也不生气,笑呵呵道:“说起颖州城内人不多,还是要感谢朝廷给颖州任命了一个好知州老爷啊!大苏学士的文名举世皆知,在为政地方上也是殚精竭虑。这不,发现颖州这几年受到水患的侵袭,组织百姓在城外疏浚西湖呢?”

    “西湖?”李逵有点懵,这不该是在杭州吗?

    好在车把式是个能说善道的,一并将李逵的疑问解答了:“听说杭州也有个西湖,咱们颖州也有西湖,就不知道颖州的西湖和杭州那个比,那个更大。”

    百姓就是这样,不以唯美的景色为标准,而是以大小来评判。

    李逵问:“学士不在城中府衙之内?”

    “这是自然,苏学士自从组织百姓疏浚河流和西湖之后,就一直呆在西湖边上的草庐,很少来城内。”车把式笑着回答道。

    可见,颖州的百姓对苏轼的认同感很强,认为苏轼是个好官。

    对于一个注定要名垂青史的人来说,这无疑是最好的褒奖。

    听到苏轼不住在城内的官衙之中,反而住在城外的湖边,李逵将视线放在了韩大虎身上,询问:“韩大哥!”

    “去城外吧,在城内等不到人也白搭。”韩大虎自然明白李逵此举是给予他足够的面子。至于秦文广,李逵连待见他的想法都没有。

    李逵当即赞同道:“也好,先找个客栈,将货物卸下来,然后去城外。”

    

  作为最年长的秦文广,发现李逵和韩大虎都不搭理他,觉得面子上过不去,强行秀了一波存在感,用力的点头道:“没错,学士不在城内,自然要去城外拜访。就算是见不到学士,去帮忙为颖州百姓出一份力也是应该的。”

    李逵扭头鄙夷道:“难道让你去挖淤泥,你也干?”

    秦文广面露神圣的表情,坚毅道:“别人也就算了,但是为了苏学士,有何不可?”

    对于一个坚定的铁粉,李逵知道他说什么也白搭,只好讪讪然对韩大虎道;“看来你大姐夫去京城被人骗到亵裤都当了,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韩大虎深表赞同,但不能太让秦文广的面子下不来台,只是默然以对。

    找了家旅店,将货物卸下之后,三人雇车出城。

    这一走,到地方都已经是午后了。

    一望无垠的湖滩上,到处都是赶来做工的百姓。李逵打发走了牛车,三人信步走上了湖堤。此时已经是进入二月,再过一个月就要春播了,河滩工期很赶,恐怕难以按时完工。尤其是春雨下来之后,汛期就要到来,清淤只能等到来年冬季的枯水期。

    每一个来到河提上的百姓都被第一时间安排了工作,李逵三人各个看着孔武有力,正是干工的好材料。

    他们一出现,就被在河滩上安顿徭役的衙役们发现了,老远就呼喊起来:“你们三个,傻愣着干嘛,快来搬筐,下湖干工。”

    “李逵兄弟,稍安勿躁!稍安勿躁啊!”

    还没等李逵反应过来,秦文广就一把薅住了李逵的衣袂,就差抱住李逵,不肯让李逵走。口中还念念有词道:“贤弟,我们远道而来要让学士看到我们的诚意。”

    李逵甩了甩膀子,不耐烦道:“你这是何意?”

    他可没生气,更没有动手揍人的意思。

    再说了,他是来求人办事的,事情还都没办,怎么可能先把人给打了?

    就连韩大虎似乎也挺支持秦文广,低声劝解道:“贤弟,看看再说,你看如何?”

    “我没想闹事。”李逵苦笑不已,随后见秦文广拿着箩筐和扁担,朝他们走来,真有下湖干活的打算,李逵撇了一眼边上的韩大虎,心里头直笑。韩大虎的嘴角都抽抽了,这位恐怕也没有来颖州挖淤泥的打算。

    在河滩边上,秦文广还催促着李逵和韩大虎:“贤弟,该我们下去了!”

    “你真准备下湖挖泥去?”

    “这又未尝不可,我等仰慕苏学士,难道连下湖挖泥这点委屈都不能受?”

    “秦兄,我还没想通,要不你先下湖去干着,等我想通了再来帮你?”

    “也好!”

    韩大虎目视着义无反顾跟着挖泥队伍下湖的秦文广,心头满是疑惑:“我这位大姐夫从来都是动嘴不动手的主,家里凳子倒了也不会伸手扶一把的人,可为何今日如此自觉?”

    “这是他的朝圣之旅,而不是我们的。”李逵干脆四仰八叉的躺在湖堤的斜坡上,看着人们费力的在湖中捞淤泥,其中还有一个笨手笨脚的中年油腻学子,秦文广。

    看了一会儿,顿觉无趣。

    李逵拍拍屁股站起来,对韩大虎道:“我去拜见学士,你去吗?”

    韩大虎近乎本能的对读书人有着一种畏惧,缩了缩脑袋,指着在泥塘里挣扎的秦文广道:“我还是看着他吧!”

    “也好。”李逵努嘴到:“我就在湖岸边的草棚等你们。

    说完施施然走了,留着韩大虎在岸上纠结不已,他是一个厚道人,看着秦文广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假书生都在干活,心里顿时不落忍起来。

    李逵沿着湖边走着,不一会儿走到了草棚子边上,一排大锅底下木柴燃烧着,带着丝丝青烟,大锅中翻滚着阵阵腥味,多半是从湖里捞上来的湖鲜,就是整治的差了点。而边上有个年轻人正坐在书案边上打盹。

    看对方的长相,蒜头鼻,小眯缝眼,一张大长脸上坑坑洼洼密布,穿着不文不武,不伦不类的样子,怎么看都不会是苏学士。

    主要是李逵心目中的学士风范差的不止十万八千里。

    “这位兄台!”李逵道。

    年轻人慵懒的抬起眼皮,看了李逵身上的穿着,顿时明白了七七八八,身上没有一点淤泥的污迹,肯定没有下湖干活,多半是听到消息来拜访学士的士子。不过就看对方的穿着,似乎和自己有着相同的品味,于是顿生亲近感:“阁下是?”

    “沂水李逵拜访苏学士,不知道学士?”

    “学士饮宴去了。”年轻人有点懊恼道,对于自己被忽略的失落展露无遗。

    听口气,似乎是师祖家人,李逵有了攀谈的心思,询问道:“兄台是?”

    年轻人咧嘴一笑,很骚包的从腰间将折扇拔出来,扑的一下打开后,折扇上写了五个大字,【书林小学生】,笔力浑厚,力透纸背,遒劲有力,乍一看似乎是大家风范。

    “这是学士的字?”李逵是个不认生的家伙,一把抢过折扇仔细端详,随后又觉得不太对劲。字虽然很好,但有一种局限于形式的匠气。李逵也是书法爱好者,苏轼的字临摹很有难度,主要是神韵难以把握,他学过,写不好,但不表示他对苏轼的字完全没有了解。看了一会儿,心头顿生疑惑,不解的抬起头来看向年轻人。

    之间年轻人嘿嘿一笑道:“十贯,买不了吃亏,买不了上当,它就是你的啦!”


  (https://www.2mcn.com/html/book/22/22033/50828725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m.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