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153章 白朗起义

第153章 白朗起义


  据说白朗身高体长,跑得很快,所以也被称为“白狼”。他好读小说水浒,极仰慕宋江之为人。“性豪爽,善驭人,疏财仗义,以是能得众”。
河南和湖北边区,本就是个贫困歉收的地方,加之连年的兵荒马乱。由于这里的人衣食两缺,易于铤而走险,白朗军的诞生和发展,在这种地方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白朗起事初,仅有二三十人,步枪一支。不久,夺得财主步枪、手枪各一支,土30支。联合李朗、张群等杆,旋增至百余人。民国元年(1912年)二月八日,白朗率众从姚店铺移驻稻谷田村。时近春节,白朗集四乡饥民,往城东刘集仓库抢粮一百七十余车。
当夜,白朗得悉县官张礼堂将于次日离任,道经交马岭。便带人截击,一举夺步(快)枪十六支,俘张礼堂之子又获赎身枪十余支。之后,又联合李凤朝等杆,拥众二百余人,势力渐大。
河南都督张镇芳是袁世凯的表弟,以秀才出身而曾任天津海关道,革命时管理皇族捐,后来担任直隶都督。由于河南是袁世凯的故乡,所以袁世凯才把自己的表弟从直隶调来。张镇芳是个聚敛之臣,只懂搜刮,这样一来便为白朗军的壮大注入了加速剂。
当地流行一首歌:“好白朗,白朗好,劫富济贫,替天行道,人人都说白朗好!”
还有一支是:“老白郎,白朗老,抢富救贫,替天行道,人人都说白朗好。两年以来,贫富都匀了。”
当白朗军和官军交战时,他们常大喊一个口号:“白朗军专打官长,不打弟兄。”
白朗既然自比宋江,他便把他的军师陆文禔当作吴用一样看待。白朗军的战略是声东击西,避实就虚。
民国元年四月二十三日,北洋陆军第十三营统领余耀亭进剿白朗,白朗自高皇庙退至城西马道、张庄一带。
五月十二日,余耀亭率部赴大营,至李文驿时,遭白朗部伏击败退。随后,白朗联合杜其斌等杆,夜袭余耀亭之驻地大营镇,余耀亭军落荒而逃。
白朗击退官军后,在本村演戏庆贺三天,并和杜其斌、牛天祥、郜永成等杆首,商讨共同行动方案。
十月二十四日,白朗率众北攻禹县,复南下打开泌阳的春水、象河关等地。后因几个县团联合进剿,白朗军不敌撤回宝丰。
是年冬,白朗军复南下,进入舞阳母猪峡(今属舞钢市境区)。先后联合南阳的王传新,鲁山一带的宋老年、李鸿宾、王振等杆,计六百余人,攻取唐县(今唐河县)。一举消灭陆军独立五十九团大部,缴获大量步枪、机枪、大炮、子弹,白朗军增至千余人,声威大震。
随后是回师北征,攻鲁山、破禹县,并明确提出“打富济贫”口号。
北洋军集结雷振春、王毓秀、雷存修等部近万人大举围剿。白朗率众冲出重围。兵分两路,一路西攻卢氏,一路南破淅川西坪镇、荆紫关等地。
二次革命爆发。袁世凯对南方用兵,把北洋军主力都调到南方去打国民党。后方空虚,白朗趁机纠合退伍军人和樊枣一带的溃兵,纵横于舞阳等县。
白朗给北洋军沉重打击,得到孙中山等革命党人的重视与支持。
民国二年(1913年)七月,讨袁总司令黄兴致信白朗称:“自足下倡义鄂豫之间,所至披靡,豪客景从,志士响应,将来扫清中原,歼灭元凶,足下之丰功烈绩,可以不朽于世……”
黄兴提议白朗进攻湖北,策应江西的李烈军部。
嗣后,白朗于九月十六日,破湖北重镇枣阳,歼守城军五百余人。进城后,开仓济贫,张贴告示,自称中华民国抚汉讨袁军司令,打出讨袁旗号,配合二次革命。
民国三年一月十一日,白朗军由西向东,横越京汉铁路,接连攻下了光山和固始等地。河南是毅军翼长赵倜的防区,袁世凯派赵倜为“豫南剿匪督办”,责成他收复失地,严令其全力剿灭白朗军。
但白朗军行动非常敏捷,闻讯立即开入安徽,二十六日攻占六安、霍山两县。
六安县长殷葆森弃城走,袁世凯大为震怒,立即下令枪毙。
同时下决心把只会搜刮的表弟张镇芳撤换,派北洋军的第一号大将段祺瑞出任河南都督,责成他驰赴信阳督师。
白朗已成袁世凯的心头大患,他捕“狼”赏格,一升再升,合计北京、河南两地计算,由五千元逐步提高到十二万元。
白朗军毫不把这个威名赫赫的段都督放在眼内,公然将白朗军的大本营设在离信阳不远的确山县县境内的磋砑山上。
白朗军的兵力究竟有多少人呢?有的说只有一万人,有军械的不到一千人;有的说能战的约有二千五百人,裹胁了二万人。
白朗的布告宣称凡退伍兵入伙的,没有军火不收。
北洋军的月饷四两,白朗军却以十两月饷相诱。白朗军一天能走一百廿里,官兵却每天只能走五六十里,所以官兵虽称追“狼”,实际上只能是摆队相送。
袁政.府对这支行踪飘忽,出没无常的“匪”军大为惶惑,上上下下,为了掩饰自己的无能,竟不遗余力地竞相夸大白朗军的实力。
依照袁政.府前后公布的战报,大约已经击毙“匪”一百万人,而白朗本人更不知被北洋军击毙了多少次。
袁政.府这些捷报,大长了白朗军的志气,进一步将其神话。
一时间,真真假假的,关于白朗军的谣言和传说满天飞。
有传说白朗曾派遣第五纵队潜入天津、北京、上海、汉口、广州各大城市,分别扮作古董商人、杂货店主、流动乞丐,进行各式各样的活动。
还有情报说白朗在各大都市建立了交通网和运输站,一方面从水路运出他们所抢到的物资到卖价高的地方脱手,一方面换回自己所需各种物资。
袁政.府的公报中确凿有据地说到,曾在广州破获了白朗的秘密机关,同时还绘声绘影地说已经发现“匪目”中,除了白朗之外,还有“黄狮”、“绿狼”。
于是袁世凯以大总统名义发布命令:“一律缉捕归案”。
民国三年三月间,武昌城有四个小孩在池塘里游泳,无意中摸到一支废枪。这一下可不得了,缉捕人员马上把这四个小孩捕去。
一个惊人的消息不胫而走:“白狼已派童子先锋队到武昌了!”袁大总统又据以密电各省,责成各省严加防范白朗派的“童子先锋队”。
更严重的谣言是:辫子军统帅、长江巡阅使张勋,竟在徐州的总部接见了白朗的密使。
这个谣言可真把袁世凯吓得不轻。
张勋虽属北洋系,却是北洋系的旁支,并非袁的嫡系。不久以前,为了争夺南京帅印,袁曾玩了一些手法迫张勋让出江苏都督和南京地盘,这是新仇。
还有旧帐是张勋一直忠于清廷,他和他的部队始终留了辫子就是一个证明。
既然有新仇旧恨,张勋靠不住是可能的。
袁世凯真的很怕辫子军和白朗军联合。
为化解这一难题,袁想出了一条“以毒攻毒”的妙计,就是命令张勋去攻打白朗军。
张勋很乐意地接受了这个命令,但却要求袁准许他扩充兵力,招募十营新兵。这个反要求弄得袁世凯自吞苦果,急忙派心腹并且和张勋有交谊的阮忠枢到徐州去疏通,叫他不要招兵,也不要剿匪了!
鉴于中原北洋军势强,白朗采纳孙中山所派沈参谋关于夺取四川为反袁根据地的建议,于三月自东回师攻占荆紫关西上。
西征的路上,白朗以“中原抚汉军大都督”布告宣称:“照得我国自改革以来,神奸主政,民气不扬,虽托名共和,实励行专制。本都督辍耕而太息者久之!用是纠合豪杰、为民请命。惟起事之初,无地可据,无饷可资,无军械可恃,东驰西突,为地方累,此亦时势,无可如何,当亦尔商民人等共知共谅也……嗣后本军过境,尔商民等但能箪壶迎师,不抗不逃,本大都督亦予以一律保护,决不烧杀”。
四月初,克商南、越秦岭后,至西安近郊,又发布“讨袁反帝,拥护共和”的檄文。
四月六日,白朗军突破陕督张凤翙万余人阻截西上,克周至、乾县、户县、彬县、凤翔、陇县等地,军临通渭县,知县陈鸿宝率士绅出迎。
白朗令驻军城外,只带百余人入城,住一学校内。
他对部下说:“这个县城小如斗,民贫可怜,学生还可以造就。”
遂捐银二千两,以作办学之用。
长期的奔袭作战,缺休整补给,加之两万余陕甘步骑紧追,白朗军形势不利。特别是五月二十五日临潭之战,因未能处理好与少数民族关系,遭到其顽强抵抗。白朗及主将宋老年负伤,猛将邱占标战死,义军伤亡千余人,元气大伤。
接着,在攻占秦州(天水)时,军师李白毛和大将李鸿宾相继阵亡。加上粮食奇缺,供给困难,军心不稳,入川之计难成,众多主张返豫,白朗便率军东归。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063670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