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152章 古今中外独家创始的选举法

第152章 古今中外独家创始的选举法


  前面已说过,根据新约法,立法机构采取一院制,定名为立法院。
在立法院未成立前,袁世凯于一九一四年六月二十日设立参政院,代行立法院职权。
他任命黎元洪为院长,汪大燮为副院长,  七十三名参政员也均由总统直接任命。
袁世凯所任命的参政员,多数是清朝的达官贵人,这些人年纪均在六十岁岁以上。比较新的人物是梁士诒、梁启超、孙毓筠、严复、杨度、刘师培等。
袁世凯在参政院成立以前,曾派出劝驾员多位,持他的亲笔函分别到大连、青岛这些遗老休养地去促驾。
信上说:“共和宣布,系政体之更易,并非清室之已亡;望勿以此芥蒂于怀,同出匡济,以救中国之危。”
参政员名单中,有光绪廿九年任大军机的瞿鸿机。这瞿鸿机有时糊涂得出奇,曾误认梁士诒是梁启超的兄弟。
这时瞿鸿机也已经六十多岁了,都知道他和袁世凯是曾经的政敌,是被袁世凯用阴谋诡计搞下去的。有人为了取悦袁世凯,力阻启用这种所谓政治垃圾中人,说袁世凯是自找麻烦。觉得请瞿鸿机出任参政,实在大可不必。
袁世凯听了后微笑不语,其实他正想利用这件事表现自己的容人之量。
有人则担心瞿鸿机不肯出山,大总统这是自讨无趣。
却听袁世凯鄙夷地说:“什么?你以为他不干吗?是他叫他的夫人来京讨这份差使的。”
参政院中成立了一个宪法起草委员会,起草委员是:梁启超、杨度、严复、马良、李家驹、汪荣宝、达寿、施愚、王世澂、曾彝进十人。
杨度和梁启超、梁士诒,三个人关系有些特殊。杨度和梁士诒是在光绪廿九年经济特科殿试中,梁士诒考第一,杨度考第二。
两人都被瞿鸿禨军机糊里糊涂地附会为“康梁余党”而不敢复试。
杨度和梁启超则在光绪卅一年五大臣出国考察宪政时,替五大臣做枪手编制宪法草案。
这时候,三人同在袁世凯政.府下面共事。昔日少年才子,现在都已变成鬓毛有些斑白的中年人,每每相对时,都免不了有一番感慨。
尤其是杨度和梁启超两人,始终和宪法有着不解之缘。开始是做枪手编制“满清宪法”,这时是同为“民国宪法”  起草委员会的成员。只是,不知他们是不是知道,所谓的“民国宪法”,其实就是袁世凯的袁家宪法。
黎元洪拿起了参政院院长的木槌,这时他才体会到所谓的参政院,是一个制造皇帝的御用机关。他开始对于他的处境感到惶惑,可是已身入罗网,有身不由己之苦。
他屡次请求出国游历,或要求回原籍黄陂料理家务,企图跳出袁世凯的手掌心,袁世凯当然不会放他走。
虽然他看出黎元洪不一定敢站出来反对他,可是黎却是一个好偶像,倘被国民党或其他别有用心之人所利用,仍然有可资号召之处。
所谓缚虎容易纵虎难,黎元洪虽不是老虎,却有老虎的号召力,于是他乃用温语好言慰留他。
黎元洪自然知道自己不能不辞而去,也没有方法破壁飞去,因此他除了“唔……唔……好……  好”之外,像一座泥塑的菩萨,既不表示意见,也不开口说话。
大凡到了袁世凯这样的地位和权势,总是会有一些竭尽献媚之人,附炎趋势。这些人为了争宠,是很能动脑筋的。
这个时候,不知是谁开的头,开始拿袁世凯的总统任期说事。
最妙的是有这么一段故事:
民国三年初,四川城口县知事陆某,上了一个条陈,请将大总统的任期订为终身制。
袁世凯看了这个条陈,大发雷霆,正拟发布命令拿办这个县太爷,以示自己无意成为终身总统。
旁边一位策士悄悄地对他说:“这样一来,岂不是要使真心拥戴大总统的人们心灰意冷吗?”
袁世凯听了为之恍然大悟,立刻把这个条陈发交到三月八日的政.府公报刊出,并通令各省文武长官就这个条陈表示意见。于是,首先交卷的是有袁家急先锋绰号的倪嗣冲,他表示大加赞美。
七月间,总统政治顾问古德诺提出了一个说帖,认为总统选举法有修改的必要。
因为这个选举法是以参众两院为总统的选举机关,而新的约法采取一院制,参众两院已不存在。
这个选举法规定大总统、副总统因故不能行使职权时,由国.务.总.理代行总统职权,而新约法对官制有所修改,国.务,院和总.理都不存在了。
修正《总统选举法》,正合袁世凯的意图,他把古博士这个说帖提交参政院,授意参政院修改总统选举法。
税务处督办、参政梁士怡秉承袁世凯的旨意,在参政院提出修改大总统选举法的提案。一九一四年八月十八日,参政院建议大总统将该提案提交约法会议,由约法会议起草议决总统选举法修正案。
一九一四年八月二十六日,约法会议召开关于修正大总统选举法第一次会议。
会议认为:修正大总统选举法,“宜注重共和之精神,而不可概袭共和之形式,宜参稽本国之遗制,而不宜涂附外国之繁文”。
约法会议虽然是袁世凯的立法御用工具,但人总是有思想的,事情的进展并不能让袁世凯事事满意。
袁世凯没有参加会议,但通过他的亲信,也就是他的传声筒和代理人时刻控制着会议。经过多次举行会议,直到到十二月二十八日。约法会议终于把大总统选举法,修正成袁完全满意的、为袁独裁统治服务的法案。
修正后的《大总统选举法》,袁世凯于二十九日公布施行,同时废止一九一三年十月由国会制定的《总统选举法》。
根据这个新选举法,总统任期改为十年,连任不受限制。总统改选之期,如果参政院认为“政治上有必要”,可议决总统连任而不必进行选举。
总统继任人由现任总统推荐三人,预书于“嘉禾金简,钤盖国玺,藏之金匮石屋”。备有钥匙三把,由总统、参政院长、国务卿各执其一。平时不许开启,须在选举前取出来交与选举会。
总统资格以年满四十岁并在国内居住满二十年者为限。现任总统可继续当选。总统选举会由参政院参政、立法院议员各选五十人组织之。副总统亦由现任总统推荐三人,其当选资格与总统同。
根据这个选举法,不仅袁世凯可以成为终身总统,而且可以造成袁家的世袭总统。
这时候袁世凯已年过五十,总统任期规定为十年,任期届满后,如果他还健在,通过选举形式或是通过参政院的表决形式,就可以达到连任的目的。
如果没活下来,或者年老“倦勤”,则他已预留了继承人。据说他在嘉禾金简上预先填了袁克定、袁克文、袁克权的名字,选来选去都是他的下一代。
这样一来,中华民国已经差不多成为袁家王朝了。
这个选举法是古今中外独家创始的选举法,是仿照封建帝王康熙的立储法,把嗣君的名字预先写好,封匣内,藏在正大光明殿的匾额后。
把立法机构变成自己的御用工具,利用这个御用工具,随意的制订和修改法律,使法律完完全全符合自己需要。袁世凯找到了对“民主共和”,对“法制国家”的应对之策。
整日里耳听着左右的马屁精,拼命叫嚷他是“安定”中国的唯一人物,“今日之天下舍袁世凯其谁”?这时候的袁世凯真是志得意满,要多惬意有多惬意。
但是,袁世凯也有特别闹心之事。因为就在这个时候,在河南和湖北交界的地方,有一支反袁世凯的武装力量,闹腾的越来越凶。
这就是民国初年,昙花一现,哄动中外的白朗军!它的出现像传说、像演义、也像神话。
白朗军的首领是白朗。白朗是何许人呢?
有记载,白朗(1873年—1914年8月),字明心,河南宝丰大刘庄人。出生于河南省宝丰县县城西大刘村一农民家庭。喜救助贫苦人家。幼时读书年余,稍长,在家务农。他家门户单弱,经常受本村地主的欺侮。
关于白朗起义,有说,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白朗被本村地主王岐诬陷入狱,卖地百亩贿官始获释。后自带马匹去禹县某部马队,旋因受讹诈而归,至梁洼,所带马匹被乡队抢走。朗多次无辜受害,愤怒异常。时县境连年大旱,饥民四起,众多求助于白朗并劝其出来“闹闹”。白朗游移未定,恰逢县衙将其城内姐家所雇泥水匠以匪名抓走,并抢了他在姐家存放的财物,遂愤而起事,时为宣统三年(1911年)十月。
也有说,白朗清末曾在第六镇统制吴禄贞手下充当参谋,吴被暗杀后,他就和中州大侠王天纵一同在嵩山落草,自称为中原扶汉军大都督。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064262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