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132章 袁世凯不肯善罢甘休

第132章 袁世凯不肯善罢甘休


  国民党议员谷钟秀会上发言,愤怒谴责袁政.府违法行径,并提出动议:"政.府违法签约借款,咨谓查照备案,本院决不承认。"
这一动议获得众议院通过。
但事后共和党议员又企图翻案,以致在五月七日的众议院会议上发生国民党和共和党议员的激烈争执,会场大乱,几乎酿成武斗。
八日,袁世凯政.府又向参、众两院发出咨文,以列强逼债相威胁,要求两院承认大借款。正在商谈合并的共和、民主、统一三党联合起来与国民党作对,致使善后借款案在国会被搁浅。
在社会上,革命党人和舆论界也纷纷口诛笔伐,谴责袁政.府违法借款。
黄兴和南方国民党掌握的安徽、江西、湖南、广东四省都督柏文蔚、李烈钧、谭延堃、胡汉民以及省议会也纷纷联电抗争。指斥袁**"私借巨款","弁髦议会","以前清专暴所未敢出者,竟见诸民国之政.府","凡有血气,孰不发指毗裂"。
孙中山在借款成立以后,再次与汇丰银行交涉,要求停止向袁政.府交款,同时向欧洲各国政.府、议会发出呼吁:"(袁政.府)一旦巨款到手,势必促成悲惨之战争,……奉恳各国政.府人民设法禁阻银行团,俾不得以巨款借给北京政.府",要求其取消对袁政.府的借款合同。
六月,国民党党部发表反对借款的宣言,驳斥了袁世凯所谓大借款已于去年十二月获参议院通过的谰言,表示"但使共和制度一日尚存,则一日不能承认此违法签约之借款"。
初建的民国,本就是多事之秋,现政局又被善后借款案搅动得越发风云激荡。
袁世凯的态度极为强硬,一方面亲自出马发表通电进行弹压,指斥国民党反对借款是"包藏祸心,思借端煽惑,倾陷我四万万人民共有之民国"。并对反对借款的皖、赣、湘、粤四省都督下令严加申斥,指斥他们反对善后借款是"上无道揆,下无法守",是"惟恐国之不亡,亡之不速"。
威胁四省都督说:“都督是现役军官,有绝对服从之必要。今四省都督,似此张皇宣告,荧惑人心,国事更将何赖。"
另一方面又指使其死党跳出来发声,大骂国会反对借款是"不顾大体,无理取闹",攻击国民党是唯恐世界不乱的"奸人"。
共和、民主、统一合并而成的进步党,于五月底成立后,立即充当袁世凯的马前卒,指责国民党反对借款纯系一种"别有用心"的"手段"。
参众两院中国民党和进步党,也为善后大借款争吵不休。
众议院里,议长汤化龙则替袁世凯站台,联合四十八位前临时参议院议员发表通电,证明一九一二年临时参议院通过了大借款说明文件。国民党议员反驳说,说明文件不是合同,善后大借款数额、条件等内容未经国会批准,就是违法。
国民党和进步党系都不肯丝毫退让,对抗激烈。汤化龙夹在国民党和袁世凯之间,左右不是。恰好其祖母病逝,干脆借口奔丧回了湖北老家,离职而走。
接替汤化龙主持众议院的副议长、共和党员陈国祥可就倒了霉。五月七日,众议院又针对大借款案吵个没完。
会间休息时,一批进步党系议员纷纷趁机离开,重新开会时议员已不足法定人数。
陈国祥正准备借此宣布会议延期,国民党议员谷钟秀勃然大怒,跳上演讲台,破口大骂陈国祥是“袁氏走狗”、“亡国议长”。
正骂得热闹,台下一名议员拿起一块大铜墨盒向议长席掷去。铜墨盒从陈国祥头上飞过,误击在五色旗上。
另一位议员一边大声呼喊“打死此狗议长”,一边挥拳而出,结果没打到陈国祥,一拳打在坐席上,自己的手都打伤了。
陈国祥本是翰林出身,哪见过这等阵势,在警卫保护下落荒而逃。
国会的政治辩论从动口变成了动手。到了六月初,两党围绕大借款案的辩论已有一个多月,期间暴力冲突三次。
有人认为:议员们演说洋洋洒洒,其实各方观点早已表明,后面不过是没有意义的重复而已,只是为了反对而反对。
本来,第一届国会的主要任务是制定宪法、选举总统。可如今两个多月过去,除了选举议长,便是围着大借款案扯皮。制定宪法、选举总统的重要工作完全被撇在一旁。
就连进步党系的精神领袖梁启超都说:“八百员颅,攒动如蚁,汹汹扰扰,莫知所事……国家大计,百不一及,而唯岁费六千是闻。”
作为辩论焦点的善后大借款案,最后也没拿出一项两院都认可的决议。
袁世凯的合同签了,钱借到了手。
关于善后大借款,有几点是应当指出的:
其一、由于晚清政.府的腐朽和无能,致使还赔款和欠款,长时间来成为压在中国人身上的重负,国人真的被赔款和欠款搞怕了。也就是说,在那时的中国,向列强借款已经成了非常敏感的事情,是需要慎重对待的。但是,袁世凯政.府对此,并没有引起应有地重视。
其二、我们说过,袁世凯接受的是一个财政已频临破产的政.府,到处都需要钱,却二手空空,一时间又没有来钱的道。也就是说,款是必须要借的,不借钱这日子没法过。
其三、在借贷关系中,借方能有多少话语权?条件是很苛刻,但嫌条件苛刻可以不借吗?好像没有人逼谁非借不可。一般来说,越穷的人借钱,给出的条件会越苛刻,不是怕还不上吗?
其四、这笔借款确实有一大部分用于了镇压二次革命,但这决不是借款的初衷。
其五、借款的事无论多敏感,事情也不至于搞这么大,里边掺杂了许多因素,比如“宋案”,从根本上说是相关方面已经对袁世凯政.府失去了信任。
其六、唐绍仪任国.务.总.理时,是很照顾南京临时政.府的,曾拨给黄兴很大一笔钱。黄兴请领这笔钱的由头是遣散南方军队,但实际并未专款而专用,甚至可能部分用于购买军火。对此,北洋系内部与唐绍仪不和之人,一直拿这件事大做文章,追查这笔款的下落。有人甚至怀疑,这笔钱被唐绍仪或别的人私吞。但这至少说明一件事,袁政.府确实用先期四国银行或比国的垫款,处理过善后。
其七、中山先生北上“孙袁会”时,袁世凯曾经和中山先生详细谈了这笔借款及其用处,当时,中山先生是完全支持的。后来为什么坚决反对,为此一时彼一时也。而且,不要忘了,中山先生当南方临时政.府临时大总统时,为维持政.府正常运转,特别是为“六路北伐”,曾试图同日本等国贷款。而主动提出的贷款条件,比善后大借款的条件要恶劣得多,只是没人肯借。
五月三十日,除国民党四督之外的十七省都督和热河都统(当时共22行省),由黎元洪领衔致电国会,要求其放弃对袁世凯的斗争,批准善后大借款。就这样,一场反对袁世凯政.府违法借款的政治风潮平息了。
款也借到手了,事态也平息了,但袁世凯不肯善罢甘休。他很生气,也很窝囊。有钱谁愿意借钱呀?借钱那么容易吗?不当家不知柴米贵,不管事不知道没钱的难处。
好不容易借到了钱,却遭到这么多的刁难和攻击。
袁世凯对孙.中.山、黄兴很不满,但他还勉强能忍,对下面的几个都督是无法忍受了。
六月九日,袁世凯以应“人民”的要求为辞,突然罢免国民党人、江西都督李烈钧,由驻守武昌的副总统黎元洪暂代。
随着这位反袁急先锋的离职,十四日又下令调胡汉民为西藏宣慰使,免去其广东都督,提升陈炯明继任。
三十日又调柏文蔚为陕甘筹边使,免去其安徽都督,由民政长孙多森兼任。袁世凯用这种分化手段搞突然袭击,使反袁派措手不及,李烈钧、胡汉民和柏文蔚都不得不遵命离职。
撤掉了三个跳得最高,喊得最凶的几个都督,袁世凯觉得还不能算完,他还要给国民党点颜色看看。考虑到孙中山的威望,他决定先选个“軟柿子”捏,拿黄兴开刀。
袁世凯已经看明白了,他是不能和国民党共存的,可以说是先天就注定了。
但他对他的大敌国民党的处理,非常矛盾。他口中不离“乱党  ”两字,时刻想着要铲除国民党在南方的军事力量。可是他这时还是一个临时大总统,由临时大总统过渡到正式大总统,必须经由国会选举。如果解散国民党  或者宣布国民党为非法党.团  ,那么国会便不足法定人数,正式总统也无法产生。
北洋军系的人主张由军人共推袁为总统,以显示军人力量,袁没有考虑走这一条路。因为时代不同了,现在是中华民国,不是中华军国。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077479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