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83章 连自己兄弟也不能吐句实话吗

第83章 连自己兄弟也不能吐句实话吗


  
汉阳刚刚攻下,袁克定密谴朱芾煌带着汪精卫的信去见革命党的重要人物。
汪精卫信的大意是:
经过他的努力,他认为,握有重兵的袁世凯是可以反正的,是可以率部加入推翻满清统治斗争的。现在,满清统治唯一可以和革命党抗衡的就是北洋军,就是掌握在袁世凯手里的武装。袁世凯能够反正,满清统治不堪一击。
但是,他了解到了,袁世凯的必须的要求是,他来做中华民国的大总统。
汪精卫认为,谁当大总统不重要,重要的是推翻满清的统治。
革命党人是为了推翻旧制度而革命的,不是为了个人的升官发财。
当然,当大总统得有才能,有人品。而据他观察,无论在才智上,还是在人品上,袁世凯都是非常优秀。
他在山东巡抚和直隶总督任上所做,政绩有目共睹,所谓人才难得。
另外,大总统不是皇帝,是通过选举产生的,是有任期的,不称职可以选掉。
而答应了袁世凯的要求,可以少很多战乱,可以使很多生灵免遭涂炭,国家可以在很大程度上,避免遭战争地蹂躏。利国利民,功德无量。
给汪精卫带信的朱芾煌,又名黻(绂)华。四川省江津县人。同盟会员,佛学家。一九零一年考中清朝秀才,一九零六年他入读上海中国公学。一九零九年在日本求学后加入同盟会,辛亥革命期间回国。
胡适在日记中记载:
“在叔永处读《朱芾煌日记》,知南北之统一,清廷之退位,孙之逊位,袁之被选,数十万生灵之得免于涂炭,其最大之功臣,乃一无名之英雄朱芾煌也。
“朱君在东京闻革命军兴,乃东渡冒险北上,往来彰德、京、津之间,三上书于项城,兼说其子克定,克定介绍之于唐少川[绍仪]、梁士诒诸人,许项城以总统之位。一面结客炸刺良弼、载泽。任刺良弼者彭君,功成而死。
“任刺载泽者三人,其一人为税绍圣,亦旧日同学也。时汪兆铭已在南京,函电往来,协商统一之策,卒成统一之功。朱君曾冒死至武昌报命,途中为北军所获,几死者数次。其所上袁项城书,皆痛切洞中利害,宜其动人也。”
是的,凡是为国家和人民做了好事的人,人民是不应忘记的。
朱芾煌一九一二年夏与吴玉章返回四川,发起组织四川省俭学会,为留法勤工俭学的开始。受惠者包括著名的邓.小.平、陈.毅、聂.荣.臻、赵世炎、刘伯坚等数位百川人。
这为后话。
朱芾煌过去和袁克定有交往。武昌起义后,他预感到袁世凯必然得势,通过袁克定到彰德见袁世凯,和盘托出自己是革命党。
力劝袁世凯把清廷的军权抓到手,投效革命,革命党肯定推出其完成国家统一大业。并表示如果袁世凯能顺应民意,他将出面作革命党人的工作。
袁世凯当时没表态,也没想那么多。因为自己还没复出,朱芾煌规划的未来,离自己太过遥远。
袁世凯是个务实之一,不是个理想主义者。但是,他似乎感觉到了,这个朱芾煌对自己有用处,就把他留在了身边,只是叮嘱他不要暴露自己的革命党身份。
看来,袁世凯还是有点远见的,现在正好派上了用场。
从汪精卫的信中,可以看出:第一,袁世凯和汪精卫的关系已经非别人可比,这样的不可告人的事,袁世凯都可以相托。
第二、如果革命党人坚持推翻满清统治,他已经做了率部反叛满清政.府思想准备。只要北洋军能跟着自己走,推翻清廷可以说是易如反掌。
第三,这其中有两个顾虑。其一,北洋军能不能跟自己走?还是不能打包票的。比如庚子国难,在山东任上时,张勋表现的就是忠君报国,差点坏了东南互保的大事。这样的人,忠于自己就是忠于朝廷,自己反叛朝廷,还能跟自己走吗?这还是要打个问号的。
其二,革命党能否满足他的要求?袁世凯的安排可谓天衣无缝,给革命党的信是汪精卫所写,给自己留下余地。万一事情败露,可以说这不过是汪精卫的推测。袁世凯自己可以失口否认,和他没有关系。
但不管袁世凯计划得多周密,还是出事了。
朱芾煌把汪精卫的信送出后,从武昌返回时,被冯国璋所部拿住。
冯国璋部对武昌过来的人搜查很严,防止革命党派奸细过来,搞破坏、搞暗杀和刺探情报。
从朱芾煌身上搜出一份,袁世凯当直隶总督时的通行护照。
冯国璋部怀疑他是间谍,就抓起来盘问。
朱芾煌非常坦然,声称自己要面见冯国璋。
这会儿冯国璋还没调离武昌前线,正立功心切,一份接一份的发电报请战。
武昌垂手可得,还在等什么?等敌人的援军到吗?
自己是什么人?谁想见就能见的吗?
他正在闹心,也正没好气。
听到士兵禀报,抓了个间谍嫌疑,这人非要见冯大帅。
冯国璋很不耐烦,朝外摆了下手,随口说一句,拉出去枪毙算了。
报告的士兵答应一声,回头就走。
等到这个士兵走到营帐门口了,冯国璋又把人喊住。
对身旁的参谋长张联棻说了句,请他去见见人。冯国璋想的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如果这其中真有点什么,不就误事了吗?
张联棻见到朱芾煌时,朱芾煌坚持说不见到冯国璋,他什么都不会说。
参谋长张联棻吓唬了对方几句,见对方口风极严,没办法只能回头说给冯国璋。
冯国璋还是懒得见人,就吩咐人给袁世凯发个电报,问是否认识此人。
不一会,来了回电,电文是:“此人不是好人,专门在外破坏你我兄弟名誉。请你就地正法。但克定刻不在京。”
冯国璋一看,觉得再无问题,就吩咐人将朱芾煌即刻处决,专门破坏自己和袁大帅的名誉,这人留不得。
张联棻接过电报看了一眼,看到最后一句“但克定刻不在京”,急忙又把人喊住。
他是个细心之人,觉得这句话中有名堂。
冯国璋问那怎么办?张联棻说给袁克定发个电报问一下就是了。
冯国璋说从大帅的电报看,大公子不在京城,谁知他在什么地方?
张联棻说他能找到大公子。
张联棻出去了一会,回到营帐吓出一身汗,说侥幸!侥幸!
冯国璋接过电报,见袁克定的电文写道:“朱君芾煌系弟擅专派赴武昌。良以海军尽叛,我军四处受敌,英人有意干涉,恐肇瓜分,是以不得不思权宜之计,以定大乱。……朱君生还,如弟之脱死也。”
冯国璋和张联棻知朱芾煌有来头,赶紧把人发了,他们可得罪不起袁克定这位大少爷。
从袁克定的电报看,这是计议好了的,万一朱芾煌事情败露,不但袁世凯可以置身事外,袁克定也难受牵连。
只是冯国璋发了一句牢骚;“这人到武昌办什么事?连自己兄弟也不能吐句实话吗?”
冯国璋是个直来直去的人。
张联棻要婉转得多,他说:“这件事大帅应该是不知道,没看大公子说了吗?他是专擅?”冯国璋没说话,面无表情。
如果不是张联棻细心,这朱芾煌怕是会脑袋搬家。
在袁世凯看来,这肯定不算什么。想当年为了自保,不是出卖过维新派吗?
不过,让袁世凯没想到的是,和自己的兄弟都不能吐一句真话,会让他的弟兄们心寒,而终究尝到了恶果。当然,这也是后话  。
张联棻,字馥卿,汉族。淄川县白塔镇北万山村(今属淄博市博山区)人。
他十九岁到德州当兵。一九零三年考入保定武备学堂学习炮兵和普通军事。毕业后到北洋直隶总督署兵备处任科员,后调陆军三镇九标二营任帮带。
一九零五年入保定军官学校学习。一九零六年任清陆军部军咨处二司五科科长。一九一一年任北洋军第六镇(师级)正参谋官。同年八月任冯国璋的总参谋长。
抗日战争中,他力主抗战。解放战争中,他曾为北平和平解放积极奔走。
新中国成立后,  任北京市救济分会执行委员、  北京市政.协福利会委员等职。一九五二年后,  任山东财产保管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市政.府专员。一九五四年七月十四日,由李济深介绍参加“民革”。同年因工作成绩显著,被誉为“北京市十位红色老人”之一。
这些是后话。
张联棻老成持重,考虑问题周到细致,和冯国璋个人关系很好,也深得冯国璋的信任。进攻武昌城时,接到袁世凯停止进攻武昌的命令后,冯国璋开始没当回事。说大帅远在北京,怎么能知道前线的具体战况?将在外军令有所不受。冯国璋想拿下武昌,来个先斩后奏。
是张联棻仔细看了电文后,苦口婆心的硬拦住了冯国璋。
还好有张联棻在,否则历史要改写了。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115320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