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7章 奇遇

第7章 奇遇


  
自己是庶生,但自己愿意是庶生吗?自己能选择吗?是的,一个社会让人为自己不能选择的事承担责任是很无耻的,但这个社会就是讲求出身,有什么办法呢?
你于氏是出自名门,父亲是堂堂的河南河道总督,你于氏又是正妻所生,你再了不起,我不理你行吧?
从此袁世凯真就和这于氏成了路人,也就是说,二人从此再没做过那种事情。
袁世凯毕竟是男人呀,正常的男人,什么毛病也没有的男人,是有那种需要的。
再说,刚才几个姑娘往里拉时,一阵到处乱摸,袁世凯还真有些受不了了。
虽然,他明知道这是嫖.娼,为正人君子所不耻,但他也顾不了这许多了。
己经是个破“罐子”了,还怕破摔吗?更何况自己这会心情正糟,正无处发泄。
“客官,这么多水灵灵的可人,就没有您中意的吗?”老鸨在催促。
袁世凯打量了一下眼前的姑娘,只见一个个搔首弄姿,争先恐后推销自己。只有一个面目清秀的女孩,不像别的姑娘那样浓妆艳抹,落在后边在有意躲避。
袁世凯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会选中了这个女孩。
女孩看来很不高兴,没正眼看袁世凯转身就走,袁世凯在身后跟随。
进女孩房间后,女孩使劲把门关上,顾自上床解衣;脱完衣服后就进到被子里。
袁世凯没进过这种地方,搞不清状况,被搞得一头露水,不知所措站在那里发呆。
女孩见袁世凯迟迟没有动静,不耐烦了:“哎,你在等什么?”
“我?……我?……你让我干什么?”
袁世凯自己也不知怎么回事,怎么会问出这样愚蠢的问题?
“哎,你这人好奇怪呀?你自己来这里干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吗?不就是干哪儿破事吗?还要本姑娘告诉你吗?”
又是一盆冷水从头浇下,原本被勾起的欲望的火熄灭了。到这种地方也要被人瞧不起吗?也要被人奚落吗?
袁世凯有些火了,老子是花钱来这里享乐的,不是被你取笑的。
“怎么说话呢?叫谁‘哎’呢?我不是‘哎’,我有名有姓,姓袁,名世凯,字慰庭、号容庵。”
女孩一愣,好奇的打量了一下袁世凯,“到这里来又不用来将报上名来,我怎么知道您姓袁,叫,叫什么了?”
“袁世凯。”
“好,袁世凯,袁公子,对不起了。”
听了女孩的话,袁世凯反而被逗笑了,女孩也笑了。
“这里又不是战场,什么来将通名,还不杀无名之辈呢?”袁世凯言道。
“所以只好委屈的叫您‘哎’了,干什么发火?”女孩很不屑。
“我发火了吗?”袁世凯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头。
“您没发火吗?”女孩反问。
袁世凯想了想,“我好像真的发火了,对不起。”
女孩说:“用得着和我们这样的人道歉吗?”
“您们这样的人怎么了。”袁世凯问。
女孩打量了一下袁世凯,“难道,您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吗?”
袁世凯点头,女孩又重新打量了一下袁世凯,看来,她是信了。
“为什么来这个地方?”
想不到女孩会提出这样的问题?这是这里的女人该问的问题吗?如果都不来这里,这里的女人有生意吗?
袁世凯不知该如何回答,因为他自己也说不清楚自己为什么来这里。
“你好像不愿意做这种事?”袁世凯想岔开话题。
从一见面他就有这样的感觉,他觉得很奇怪?想知道原因。
“袁公子,您这问题问得好奇怪呀?谁会愿意?这里能谈情说爱还是能男欢女爱呀?”女孩很不屑。
“可是?”袁世凯想起刚才看到那些姑娘。
“您是说刚才那些人吗?哪些笑脸吗?那是在卖笑,您知道在那些笑脸背后是多苦的一颗颗心吗?对了,袁公子,您读过唐代诗人白居易的那首卖炭翁吗?”女孩沉思地说。
袁世凯想不出女孩为什么会问他这样的问题,自己怎么也得算个读书人,这首诗当然读过。
看袁世凯点头,女孩接着说道:“可怜身上衣正单,心忧炭贱愿天寒,您能理解卖炭翁的矛盾心情?”
袁世凯点了点头,表示自己懂了。
袁世凯好奇地问:“姑娘能读白居易的诗?”
“这有什么?我如果说我能背出唐诗三百首您信吗?”女孩的表情很特别。
“我信。”袁世凯想都没想。
袁世凯的回答反到让女孩很意外。她沉默了,不知在想什么?
袁世凯站起身,把门打开,想往外走。
女孩问:“袁公子,您要去哪儿?”
“我走了,不想强人所难?对了,费用我会照付的。”袁世凯回答。
“袁公子请留步。”女孩坐了起来。
“姑娘还有什么事吗?”袁世凯站住。
女孩想了想,“袁公子走了,贱人还得陪伴别人,如果可以,袁公子可否留下,我们不做那破事,躺在床上说说话。”
袁世凯想了一下,自己反正没什么事,就点头同意了。
袁世凯不明白,一对青年男女,在这个地方躺在一起,竟没有做那种事的冲动。更想不到自己和这女孩素昧平生,女孩却好无保留的说起了自己的身世。
原来这女孩是家中独女,曾经有富有的家庭,有特别疼爱她的父母。父亲是官场中人,不幸遭人陷害,家遭突变,母亲病亡,自己又被恶人所骗,被卖到了妓院。
在此之前,袁世凯本来觉得自己是这个世界最倒霉、最不幸的人。
听了女孩的讲述,他才知道什么是真正的不幸。
他真的很同情面前这个女孩,他的心也好痛好痛。他想帮这个女孩,但也明知道现在的他,没有能力为女孩做任何事。
今天,所有奇怪的事,所有不可理解的事都凑到一起了。
因为接下来发生了更不可理喻的事。而且是从来没发生的事,堂堂的大户人家的袁大少爷。竟对一个弱女子,讲起了他的心事,他的苦恼,他遇到的波折,他的不得志。
包括两次乡试名落孙山,两位娘亲为自己拿出所有的私房钱,赞助自己去京城买官,结果在赌场如何被骗得身无分文。
甚至说起了那没钱吃饭的早晨,自己经历了怎么样的折磨。
这些对任何人都不能启齿的丑事,难堪的事,他竟都原原本本的说给了女孩。说着,说着,说到了伤心之处,他竟哭了。
一个大男人,伤害地哭了。
女孩张开怀抱,像母亲怀抱孩子一样,把他的头搂抱在怀里。那怀抱,好温暖,好温暖。
两个人就这样倾诉着,就这样互诉衷肠。不知过了多少时间,袁世凯竟附在女孩的怀中睡着了。
早晨,袁世凯睁开双眼时,天已大亮。女孩已经穿戴整齐,梳妆打扮完毕,正坐在床头静静的看着他。
袁世凯好像突然发现这女孩好美,清丽脱俗,高贵典雅。袁世凯被深深的吸引了,简直是惊呆了。
女孩淡淡一笑,“袁公子,您该走了。”袁世凯突然醒悟,这个地方是有时限的。连忙起床,女孩侍候他穿衣洗漱后,在就要打开门往出走时,他竟有些不舍了。
“袁公子,今晚还能来吗?”女孩声音很低。
“能,一定。”大喜过望的袁世凯,忙不迭地答应着。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17427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