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6章 此生不再进赌场

第6章 此生不再进赌场


  
袁世凯把前后经过想了一遍,不同意徐世昌地分析。
“世昌兄,您看呀!如果我一开始从他的手里接过那两块碎银子走了,他们不是白白损失二块碎银吗?虽然不多,那也是得不偿失呀?
“我赢的时候,他曾二次劝我见好就收手,可惜我利令智昏没听。如果,我是说如果,我听人劝,吃饱饭,他们损失不是更多吗?”
徐世昌摇了摇头,“不会的,您拿不走的。”
“为什么?”袁世凯不信。
“您别看他喊半天,那钱袋没主,只要您一拿到手,主人肯定就冒出来。至于后两次,您更走不了,他们的办法多着呢?”
袁世凯想了想,还是摇了摇头。
“世凯弟,您还不信吗?”
袁世凯还是摇头。想到那个一脸忠厚的老兄的一言一行,他怎么也不能相信他是在骗人,一个那么土气的人,有那么高的演技吗?
徐世昌问:“世凯弟,您去的是哪个赌场?”
“好运来。”袁世凯答。
“离这儿不远吗?”
徐世昌说着,拉着袁世凯就走。
“干什么去”袁世凯问。
徐世昌说:“不见棺材不落泪,不到黄河心不死,我让您亲眼去看。”
两个人来到了好运来赌场大门外,找了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静静地等了起来。
袁世凯不能不服了。真让徐世昌说中了,功夫不大,同一个演员,同一幕剧,又演了一遍。只是,配角不是袁世凯,换成了旁人。
袁世凯血往上涌,呼的站起,正要冲出,被徐世昌一把拉住。
“您干什么去?”徐世昌问。
“找他算账!”袁世凯答。
徐世昌摇头,“算什么帐?人家逼你赌了吗,人家没有吧?不但没逼您,还劝您见好就收。是不是?”
袁世凯无言以对,“难道就这样算了  ,干吃这哑巴亏?”
“不算了,还能怎么样?”徐世昌叹了口气。
袁世凯满脸涨红,“我咽不下这口气。”
“世凯弟,咽不下也得咽。您知道在京城能开这么大的赌馆,后台和靠山小得了吗?明告诉您,我们惹不起。花钱买个教训吧!”
往回走的路上,当着自己的好朋友,袁世凯对天发誓:此生不再进赌场,不但自己,自己的子孙也同样不能沾赌场的边。
袁世凯真的做到了,不但他自己,就是他的子女进赌场也不敢让他知道,当然,这是后话。
徐世昌在京城,没有带家眷,自己租了个小房。给袁世凯搭了张床,袁世凯搬到了他那里。
徐世昌每天到衙门去公干,袁世凯一个人整天无所事事,没待几日,和徐世昌说他打算早些回河南。
徐世昌本想留好友多待一段时间,但见袁世凯去意已决,也就没再执意阻拦。
走的时候,为袁世凯带足了盘缠。较之袁世凯当初赞助他的是只多不少。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不说徐世昌送袁世凯上路,两个人洒泪而别。
单说这袁世凯往回走了一段路后,便失去了回家的勇气。
自己这算怎么回事?二位娘亲拿出全部的积蓄,自己就这样灰溜溜的回去,怎么和她们说?有脸见他们吗?
官没买成钱也没了,她们会多难受呀?不能,不能回去。
不回去又能怎么办?
当天晚上,他住店时碰到了一个南京的商人。两个人说起了南京,袁世凯说起自己在南京的日子。
而说起了南京,倒使袁世凯想起了一个人,嗣父袁保庆的生死弟兄——吴长庆。
听嗣父说他是在对太平军和捻军作战时和吴长庆结拜的。
吴长庆安徽庐江人,早年随其父吴廷香在家乡办团练。一八五四年九月,太平军攻占了安徽大部。
吴廷香招募了三千乡勇,乘太平军不意,突袭克复庐江城。
但那一带,太平军势力很大,庐江城很快又陷入太平军的包围。
庐江粮草乏缺,无天险可守,情势危机,吴长庆奉父之命到袁甲三军营求救兵。
当时袁甲三部也正和强敌对阵,袁甲三征询大家意见。
袁保恒说大敌在前,胜负难料,事情明摆着。如果分兵去救援庐江,非但解不了庐江之围,己方这边也必败无疑。
袁保庆则认为大家同仇敌忾,唇亡齿寒,力主派兵救援。
袁甲三分析了整个战局,认为不应计较一地一时的得失,应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务;提议吴廷香部弃城突围。
吴长庆觉得袁甲三叔父所说是明智之举,答应回营尽力说服父亲。
袁甲三随后派一支少而精的兵马去接应吴廷香部。
袁保庆自告奋勇统兵前往,得到了袁甲三首肯。
但当吴长庆随同袁保庆前往庐江城时,没等赶到,庐江城已被攻破,吴廷香已经战死。
事后,吴长庆深感袁保庆一力主救之情和侠义胸怀,就和袁保庆结为兄弟。
后来,两个人又都在南京供职,来往就更加密切。
在南京时,袁世凯也和吴长庆很熟悉。
在一起相处,能感觉到嗣父的这位结义兄弟特别的喜欢自己。
为什么不去投奔吴叔叔呢?说不定能找点事做。于是,袁世凯来到了南京。
但是,很不巧,无论是到吴长庆住的地方,还是他做事的衙门,都没找到人。
打听一下吴叔叔的下落吧!竟也无人知道。这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被一盆冷水浇灭了,袁世凯的心情糟透了。
天已经有些晚了,他想找个住的地方。经过一个妓院门口时,一不留神被妓院门前几个招揽生意的姑娘拉住。
等袁世凯明白过来怎么回事,已经被姑娘们簇拥着进了妓院的门。
老鸨殷勤地让他挑选,他正想拒绝,但很快改变了主意。
袁世凯是个自尊心极强的人,有一天,和妻子于氏拌了几句嘴。所谓骂人没好话,吵架的时候,人在气头上,都捡有劲的尖刻的话说,什么话伤人说什么。
于氏出言讽刺他,说她自己可不像袁世凯那样,她可是出自名门正宗。不像袁世凯哪样?庶出呀。
袁世凯的生身母亲刘氏不是偏房吗?这个庶出本就是袁世凯永远的痛,虽然,自己过继给了叔父,身份应该有了改变,但在自己的哥哥袁世敦面前,他还是很自卑。
一个人越是自卑,自尊心就越强,越敏感。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哪儿壶不开提哪儿壶。袁世凯哪受得了这个呀?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17516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