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点小说 > 民国风云人物演义 > 第1章 袁项城出生

第1章 袁项城出生


  
清朝末年,內忧外患。鸦片战争被列强打败不久,又闹起了内乱。先是爆发了习惯被称做太平天国的的起义,领头的是一个多次考取功名不成,又不肯居于人下的落第读书人洪秀全。洪秀全的这支队伍从广西桂平金田村起事,挺进湖南湖北,由武汉沿长江东下,后在南京建都。
与此同时,张洛行等人率领捻军群起而响应。咸丰皇帝急忙调兵遣将镇压,安徽和江苏成为清王朝与太平军和捻军的主要战场。
而临近安徽的河南陈州府项城县也成了战乱之地。
项城县历史悠久,东西寛七十里,南北长一百一十里。地势低洼,颖水、沙河、汾河等从境内流过,进入淮河。水源丰富,被称做泽国。
由于连年的兵荒马乱,河流的沟渠年久失修,淤塞不通,稍遇大一些的雨就闹水灾。无雨又常闹旱灾和蝗灾,所谓旱涝皆不保收。
这里土地本就贫瘠,人多而地少,没什么物产,农作物产量也很低。经济落后,除了酿酒、榨油等少数手工作坊外,几乎没有什么工业生产。农作物品种也不是很多,常见有麦、谷、黍、高粱等,很单一。经济作物只有芝麻和棉花。连中原大地的花生都不能生长。
这里的人大多数是务农,过着自给难以自足的生活,很少有人经商,是远近闻名的贫困县。
但是,再穷的地方也有富人,这项城县里就有一袁姓的大户人家。这家人据说是袁安的后人,到袁绍有四世三公,出袁术。
在项城袁氏的家祠中,曾立有一块铁鋳的横牌,上面记载着这家人始祖和世代子孙的姓名。后不知何原因而丟失,于是从袁九芝起始而重新续写家谱。
所谓瘦死的骡子比马大,这个家族到袁九芝这一代虽然已败落,但还是能算是生活好一点的士绅人家,但到其子袁耀东的下一代,这家族又显赫起来。
家有田地五十倾,开着几处典当铺,还放高利贷,成为项城首富,被称做“汝南巨族”。
袁耀东有四子,依次为树三、甲三、风三、重三。
树三为禀贡生,当过低级学官,曾暑陈留县训导兼摄教谕事。
四兄弟中最有出息者是老二甲三,考中进士后在京做官,后由吕贤基奏请,到安徽帮办地主武装团练。
由于在江苏、安徽和河南一带屡次打败太平军和捻军,战功卓著有功***王朝,晋升为淮军将领,督办三省剿匪事宜,官拜漕运总督。
树三生有二子,为保中,保庆。保中系副贡出身,捐了个同知,是本县的土豪士绅,参与大办团练。
保庆一八五八年考中举人,追随其二叔袁甲三,为剿灭太平军和捻军而作战,以战绩获光禄寺暑正。
后报捐郎中,分发刑部,紧接着调到河南办团练。因能力强而又努力做事,而深受河南团练和巡抚的赏识,叙功加盐运使衔。
袁保中有两房妻子,都是刘姓。袁家本来是住在项城城北的张营,为躲避战乱,搬到了张营东二十里的一个村子。
为自保在村子周围修筑高墙,于是这个村子改名为袁寨。
清咸丰九年阴历八月二十日(1859年9月16日)刚刚还晴空万里,突然又雷声大作,很快又下起雨来。而伴随着这雷雨声,一个新的生命,降临到了河南项城的袁寨。
那一天,包括后来的很长时间里,谁也没把这个小孩子的降生和这骤变的天相联系。
只是当这个新绛生的孩子长大成人,成了一代枭雄以后,被有人想起。
怎么可能不变天呢?对他恨之如入骨的人说。一个如此的大奸大恶,一个这样的窃国大盗来到了世间,老天怎么可能无动于衷?落在地上的那里是雨呀?分明是几万万的国人唾弃的口水?
当然,也有喜欢他的人,只是,这些人会这样说,有异常之人出生,自然会有异常的天象。一个多了不起的人呀?那一天落在地上的,确实不是普通的雨水,而是为这位晚节不保的英雄豪杰掉下的惋惜的泪。
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但有的错是可以犯的,有的错是不能犯的,犯了就是一失足成千古恨。
不管怎么说,复辟帝制是不可原谅的,也令人惋惜。一个封建历史这么长的国家,一个缺少民主熏陶,从上到下习惯于专制的国家,一个没经过启蒙洗礼的社会,在民主政治上刚刚有那么一点可怜的进步,怎么可以拉历史的倒车呢?为了一己之私也好,为了所谓的国家民族也好,都是要被送上历史的绞刑架的。
无论是喜欢还是憎恶,从一八五九年到一九一六年,这个人曾经在这个世上走了一遭,留下了深深的印记。
有人甚至提起,八仙之一的铁拐李,路过项城时曾留下“过项歌”,认定看此县的地脉,这里应出一个假皇帝和将相。
只是到了咸丰年间,这预言也没能兑现,以为神仙说话也有水分。
目睹了这个人的传奇人生,很多人才恍然,这神仙就是神仙,铁拐李的预言不正应在这个人身上吗?
这个人就是民国的第一任大总统——袁世凯。因他是河南项城人,也常被叫做袁项城。
袁世凯生母刘氏是其父的继室,因而他也是这个大氏绅家的庶出子。据说,袁世凯这名字也是有来头的,说是他一出生,他父正好收到其袁甲三爷爷与太平军作战的捷报,于是谓之世凯。
袁世凯一出生,其母奶水不足。在那个年代,这是很悲惨的事情。
但是,袁世凯却因祸得福。恰巧其叔父的夫人牛氏生育后孩子夭折,牛氏的奶水很足,正涨得难受,就为袁世凯喂奶。袁世凯的幸运可不仅是奶不够时有足够的奶吃,他因此得到的可是多的多?
母爱固然是和血缘关系密不可分,但更与哺育相关,感情是相处出来的。一次二次或许无所谓,但自己的**总是被一个孩婴吸允,母爱能不油然而生吗?
加之幼儿的袁世凯本就特别招人喜欢,牛氏不久就将其视为己出。
一个人一生一世,要想有所作为。首先必备的条件是自己需有相应的能力和才干。
而人们常说,这世上有能力有才干的人很多,但他们中的大多数只能是碌碌无为,原因是光自身有本事还是远远不够的,还需要另一个条件,而且是最为攸关重要的条件,就是机遇。
正如人们常说的那样,中国那么多的人,能当皇帝的人可以用鞭子赶。可是,皇帝只能是一个。所以,真有机会当上皇帝的人可不要认为自己有多了不起?这个世界可能有天才,但绝对不是阁下。
而一个人能获得机遇,很重要的一点是和他手里掌握的资源多寡有关。
袁世凯父袁保中有六个儿子,袁世凯为其四子。又是庶出,显然能从他父亲这里得到的资源是很有限的。
而恰恰是因为袁世凯之母刘氏的奶水不足,才有了袁世凯人生第一次难得机遇。
因为,他发达的几次重要机遇都与此有关。
哺乳袁世凯的牛氏曾生有两个儿子都不幸夭折,叔父袁保庆虽接连又纳了两个妾室也没为他生一子。
所谓侄子门前站,不算绝户汉,袁父保中见自己的保庆弟年过四十而膝下无子,见他夫妇有那么喜欢袁世凯,就将袁世凯过继给袁保中为嗣子。这样一来,袁世凯可就成了其嗣父袁保庆的独子。
无论从地位和声望,袁世凯之父袁保中都是无法和他的嗣父袁保庆相比的,更何况还是一对五呢?
如果说,袁保庆无子,袁保中六个儿子总要过继给他一个。若没有牛氏哺乳这份情缘,能一定轮上老四袁世凯吗?
把自己的骨肉过继出去,亲生父母是会有一种特殊的情愫的。而嗣父嗣母也是格外的关爱,这使得袁世凯的幼年是在集千般宠爱于一身的环境中度过,也被宠得很不像样子。
袁世凯七岁的时候,其嗣父袁保庆以知府发往山东补用,他带着家眷到济南上任。
见袁世凯已经到了读书的年龄,嗣父袁保庆为他聘请了一个当地叫王志清的秀才,担任袁世凯的私塾老师。
袁世凯是在娇生惯养中成长的,而这样的人的最大特征就是不受限制,不受约束,为所欲为。
读书就是要把人规矩起来,袁世凯如何能受得了?
他根本坐不住,也不肯集中精力听老师讲课。老师一眼没看住,他就溜之大吉。
天下的孩童,有自觉自愿喜欢读书的吗?可能少之又少。小孩子所以能努力读书,主要是因为老师和家长的某种形式的强制。所谓不得已而为之。当然也不排斥有的孩子是为了讨老师和家长的欢心,或者拿到好成绩可以在人前炫耀等因素。
所谓,严师出高徒。给这样的官宦人家,这样的任性孩子当私塾老师,是很难放开手脚的。管得严了不但孩子不干,说不定会惹得家大人不高兴。管松了孩子什么也学不到,这分寸是很难掌握的。
王志清不是不负责任之人,但面对袁世凯这样的精灵古怪的顽童,也没有多少法子可想,只能是尽人力而为之了。


  (https://www.2mcn.com/html/book/99976/99976977/71792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2mcn.com。顶点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wap.2mcn.com